全局小说 > 科幻小说 > 陆见深南溪小说名字 > 章节目录 第769章 童年往事2
    霍司宴蹙了下眉:“你好像问过我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!”林念初点头:“不过你当时答错了,所以现在我想告诉你正确的答案,你想听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于是,黑夜里,伴着墙壁上的一盏灯光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,那些尘封的,久的几乎发酵发霉的记忆,也在这一刻被她亲手揭开。

    林念初的声音轻轻响起:“司宴,和你在一起这么久,你就没有好奇我为什么从来没有提起自己的父母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好奇,我可能也稍微了解一些,但很微小。我承认,很多次都想了解你的的一切,不仅你的现在,你的未来,你的过去我也想有参与感,只有这样我才能更好的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若不主动提及,我便等,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。只要你愿意说,我就愿意听。”

    林念初牵着他的手,十指相扣:“谢谢你,司宴,那今天我便说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童年,是一场悲剧,所以我至今不敢回想。其实很久以来,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磨灭了,忘记了,甚至很多时候,我连他们长什么样都忘记了,我努力的回想,拼命地记忆,却只能拼凑出一些零碎的、模糊到不能再模糊,甚至是陌生的面孔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曼曼和阿姨的出现,让我知道,存在过的东西是无法轻易抹掉的,就算你不想起,也不代表忘却,只是暂时的尘封而已,其实一直都在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可笑,原来这么多年以来,我一直在骗自己,在麻木自己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,已然哽咽。

    泪水溅落,滴在了霍司宴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一滴接着一滴,那般滚烫,落在他心里,就想刚刚融化的蜡烛一样,灼热极了。

    “不哭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擦了眼泪,林念初继续。

    “小的时候,打我记事起,我爸妈感情就很不好,别人家或许是欢声笑语,就算差一点的,夫妻举案齐眉,也能过的不错,可我家却总是打打闹闹,从没有一刻停歇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爸嗜酒,喝酒后脾性不好,经常耍酒疯,尤其喜欢对我破口大骂,骂我是拖油瓶,骂我是个赔钱货。他一遍遍的质问我为什么是女孩儿?不是男孩儿?让他在父老乡亲老面前抬不起头,更不能传宗接代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霍司宴光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听到,就觉得窒息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个社会的“重男轻女”现象很普遍。

    霍家其实也是。

    在霍氏家族的观念里,家业是一定要男人继承的。

    但在观念如此根深蒂固的大家族里,即便喜欢男孩儿,只要生了女孩儿,也必定是欢喜的,会捧在手心里,千万宠爱的长大,依然是家族里备受宠爱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只要最后必须有一个男孩儿就行了。

    可他深知,这是“重男轻女”好一些的家庭,有很多家庭所谓的“重男轻女”,是只要男孩儿,不要女孩儿。

    男孩儿出生了是宝,女孩儿出生了就是草。

    即便如今改革开放了这么多年,社会文明和经济如此进步,“重男轻女”的老观念依然根深蒂固的扎根于很多人心里。

    尤其是一些落后地区的农村。

    以前,他并没有太关注这些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一幕,会如此真实的,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妈妈当年生我,伤了子宫,医生都说很难怀孕了,几率很低。一开始,我爸还抱有希望,可几年过去,我妈的肚子始终不见起色,他就彻底死心了。

    “后来,我爸就经常和其他女人鬼混,我妈哭过闹过上吊过,甚至亲自去扇过小三几次,

    开始还有作用,次数多了就没效果了,我爸也越发肆无忌惮,竟然直接当着我妈的面和小三打情骂俏,秀恩爱,经常就是许久不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的出轨给我妈造成了很大的伤害,她几乎精神崩溃,时间久了,她就发病。每次心情不好,控制不住的时候她就喜欢打我。”

    想到那些画面,林念初再也忍不住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死死的抱着霍司宴,双手更是用力抓着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那种伤心和难过,就连指甲都在用力。

    太痛苦了,所以无意识的,她指甲都划到了霍司宴的胸口,一条又一条的抓痕。

    霍司宴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反而将她抱的更紧:“念念,想哭就哭出来。”

    林念初其实很不想哭,她觉得自己哭了就是向过去认输了。

    “不想哭也没关系,如果不想说了,那便不说了,我们把一切都忘了,忘得干干净净的,以后我宠你。”

    “念念,我保证,以后你的生活再也不会有那么多苦难。”

    细碎的哭声,还是在他怀里散开了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她就擦干了眼泪继续:“我要说,说出来才有可能释怀和忘记,不说出来,我一辈子都无法解脱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最开始,她就是骂我的时候忍不住推搡几下。后来就越来越过分,各种拳头,扇巴掌,撕拽我的手臂,反正各种拳打脚踢。然后是皮鞭,棍子,好像还有其他的额,我已经有些记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有一次,我印象最深刻,此生都难忘记。那是一个夏季,轰隆隆的雷声,很快就要下暴雨了,我爸接到外面女人的电话,说害怕打雷,让他过去陪她。我妈知道了,自然不肯,各种吵各种闹,但最后都无济于事,我爸还是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走后,她看到了桌上的烟,她盛怒之下把一包的烟都点了,我站在一边,小心翼翼,大气都不敢喘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她突然就像疯了一样,抓着我的手臂,拿起点燃的烟头就开始烫我。手臂、身上、头,烫了很多地方,不记得还有哪里。反正晕倒了,醒来时全身都是烟头烫的伤口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,我从来不敢反抗,一个是同情我妈,另一个是在她长期的洗脑下,我把一切都归结于是我的错误,因为我是女孩不是儿子,所以得不到爸爸的重视,为了儿子他才出轨其他女人,一起都是因为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