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局小说 > 玄幻小说 > 千金归来追妻有点甜 > 章节目录 第732章 你不相信我
    想到极有可能是这个原因,佟秘书就感觉从头冷到了脚,一股巨大的恐慌感,从心里袭来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依陆总对自己的厌恶程度,是觉得不允许她怀孕的。

    而她上次去医院检查,已经确定怀孕了。

    所以陆总知道,肯定要让她拿掉这个孩子的。

    而她……不想拿掉!

    她想生下这个孩子!

    见佟秘书脸色白的可怕,容姝忍不住担心起来,“佟秘书,你没事吧,脸色怎么突然这么差?”

    佟秘书微微低下头,“董事长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吗?”容姝看着她,显然不怎么相信。

    这脸都白成了这个样子,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事。”佟秘书摇了摇头,很肯定的回道,然后又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,“董事长,您还没有回答我,陆总为什么要问我最近有没有反常,他口中的反常,指的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佟秘书,我也不知道,我倒是问过阿起,但是阿起并没有明说,他只是说你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事情,所以想从我这里问问你最近有没有什么不对劲,没有别的了。容姝不好意思的对她笑着回道。”

    佟秘书咬了咬下唇,心里忐忑不已,“那董事长,您是怎么回答陆总的?”

    要是董事长把她干呕等症状告诉了陆总,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你没有什么反常的啊。”容姝不知道佟秘书在担心什么,摊手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佟秘书瞬间抬头看着她,“董事长没有告诉陆总,我最近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容姝摇头,“这倒没有,你身体不舒服只是生病而已,又不是什么反常行为,我干嘛跟他说这个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佟秘书心里顿时大松口气,看着容姝的眼神,充满了感激,“我知道了,谢谢董事长。”

    她朝容姝鞠了个躬。

    幸好董事长没有理解到陆总口中的反常,很有可能就是她身体的反常。

    不然,董事长肯定会告诉陆总,她最近泛呕。

    然后陆总就会立马反应过来她可能怀孕了,派人将她带走强行堕、胎。

    容姝不明白佟秘书为什么突然如此感激自己,更不明白佟秘书怎么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摆了摆手,“这有什么好谢的,我只是如实跟阿起说而已,不过你跟阿起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佟秘书低下头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见状,容姝明白了,无奈的摇头,“你不想回答算了,不过你们之间有误会,就想办法澄清,千万不能就这样耽误下去,不然以后想要澄清就更难了,你不是想跟阿起在一起么,就更要早点澄清了。”

    佟秘书挤了挤嘴角,露出一抹勉强的笑,“我知道了,谢谢董事长提点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容姝挥手。

    佟秘书吸了口气,把头转回去,重新抬起脚步,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但这次,她的步伐,比刚才进来的时候,要沉重太多了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办公室的大门关上。

    一只大手突然出现在容姝眼前,将她盯着门口的视线隔绝。

    容姝把男人挡在眼前的手拿下来,转头过去,“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你目送她的时间太长了。”傅景庭搂住她的腰说。

    容姝哭笑不得,“我就看着佟秘书出去,这你也吃醋?”

    傅景庭哼了一声,“他们怎么能跟我比,你只能这样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懒得理你。”容姝白了他一眼,然后拿起咖啡壶,给自己添了点热咖啡。

    傅景庭见状,把自己的被子也推了过去,“我也要。”

    容姝虽然说不理他,但手上却很诚实,给他也续满了。

    傅景庭满意的端起咖啡抿了一口,然后说道:“你这个秘书很怕陆起。”

    听到男人的话,容姝嗯了一声,“我也看出来了,佟秘书在听到我说阿起问她有没有什么反常的时候,脸色很苍白,并且从后面她问我的那几个问题可以看出,她很害怕阿起知道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吗?”傅景庭侧脸看着女人。

    容姝挑眉,“难不成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傅景庭摇头。

    容姝嘴角抽了一下,“那你还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说,如果你想知道,我可以让人去查,就算陆起刻意隐瞒,也瞒不过我。”傅景庭低头,在她额头吻了一下说。

    但容姝却摇头拒绝了,“还是不了,阿起是我朋友,我不能因为心里八卦,就去调查他,这对他很不尊重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查。”傅景庭耸肩,“正好,我也不想让你太关注他。”

    容姝失笑,“你这醋坛子,还真是稍不注意就会打翻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你只有一个,但惦记你的人太多了。”傅景庭拇指摩挲着她的脸说。

    容姝的脸被她摩挲的有些痒痒的,抓住他的手腕,把他的手从脸上拿下来,“你可别说我,你自己还不是一样,惦记你的人,可比我只多不少呢,我记得你已经蝉联了好多年的女人最想嫁的男人之首的桂冠吧,恭喜你啊傅先生。”

    她仰起头,似笑非笑的看着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皱了下眉,“这都是那些女人没事做弄出来的榜单,我从来不在意,放心吧,我只属于你。”

    他低下头,在她唇上轻啄了一口。

    她刚好仰着头,正好方便他。

    容姝没料到男人会突然吻下来,先是一愣,然后捂住嘴瞪他,“你还真是机会主义者啊,有空子就钻。”

    傅景庭轻笑。

    容姝将他推开,“油嘴滑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油嘴滑舌。”傅景庭重新将容姝的腰搂住,将她拽进怀里,低头看着她,“这是真心话!”

    不信看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多么真诚。

    容姝看着傅景庭那严肃的样子,不由得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傅景庭见状,微微皱眉,然后伸手,将她的脸捧住,“你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容姝把他的手拍开。

    傅景庭看了眼自己的手背,然后又看着她,“我不信,除非你说你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容姝把头转向一边。

    傅景庭又把她的头掰回来,“你不说,你就是不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没不信你。”容姝无语的扶额。

    这人是不是太矫情,太难缠了一点?

    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啊。

    所以,他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这一刻,容姝陷入了沉默当中。

    傅景庭看她走神,薄唇一抿,“跟你说话呢,你居然还不专心。”

    容姝眸色一晃,回过神来,“啊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傅景庭太阳穴突了突,声音都低沉了许多,“我说,我要听你说,你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死心呢。”容姝额角滑下几条黑线,“不就是一句话么,何必呢?我心里相信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,co

    te

    t_

    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