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局小说 > 玄幻小说 > 千金归来追妻有点甜 > 章节目录 第731章 佟秘书的期待
    傅景庭走过来,坐下后很自然的搂住她的腰,在她脸上吻了一下,“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,你抽烟了。”容姝闻到了他身上的烟味儿,小脸一皱,然后伸手挡住他的脸,把他的脸推到一边。

    傅景庭怔了一下,然后低头闻了闻自己,“味道很大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很大,但能闻得出来。”容姝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而且烟味也不难闻,反而带着一丝香味儿。

    只是,她不喜欢香烟,所以连带着这个香味儿也不喜欢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端端的,抽什么烟啊?”容姝把研磨好的咖啡豆蒸上,然后又问,“是出什么事,心情不好吗?我看你这通电话打的蛮久的。”

    傅景庭端起一边的白水喝了一口,“没事,已经处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容姝点点头,不问了,给酒精灯盖上灯帽,把火灭了,然后倒了两杯咖啡。

    倒好后,她把其中一杯给傅景庭推了过去,“蓝山咖啡,你喜欢喝的原味,尝尝怎么样?我第一次煮,应该没有煮过头。”

    傅景庭端起那杯散发着浓香,但看上去,却像是中药的纯咖啡,轻轻闻了一下,嘴角微勾的回道:“闻上去很香,喝起来肯定不错,更何况这是你亲手煮的,就算不好喝,我也会喝光。”

    容姝白他一眼,“油嘴滑舌,跟谁学的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真心话,不是油嘴滑舌。”傅景庭很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容姝摇头失笑,“好了,快喝吧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低下头,给自己这杯放牛奶放方糖了。

    她不像傅景庭,喝咖啡都喜欢喝纯的,她还是喜欢放辅料的,不然太苦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跟程淮聊了多久?”傅景庭突然放下咖啡问道。

    他紧盯着她的样子,像极了丈夫查岗。

    容姝挑了一下好看的眉头,“怎么?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跟他说的久,我当然吃醋。”傅景庭毫不避讳的承认自己的确不开心,抿着薄唇又道:“毕竟程淮那个人对你的心思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容姝用咖啡勺搅了搅杯子里的咖啡,笑了一下回道:“两分钟,这个答案能让你开心起来吗?”

    两分钟?

    傅景庭嘴唇掩饰不住的弧度,“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容姝扶额。

    这时,佟秘书敲门进来,“董事长,傅总,午休时间到了,你们想吃什么,我打电话预定。”

    容姝看向傅景庭,意思很明显,问他想吃什么,毕竟他是客人呢,一切要以他为先。

    然而傅景庭却摇了下头,“我随你,你想吃什么,我就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佟秘书捂唇一笑,“董事长,傅总真宠您呢,吃什么都按您的口味来。”

    容姝被说的脸一红,“哪有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我说的是吧傅总。”佟秘书看向傅景庭。

    傅景庭放下咖啡,微微抬起下巴,给了她一个‘你很不错’的眼神,“你说的没错,她是我爱人,我不宠她宠谁?她的喜好最重要,我都依她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看向她,眼神透露出深情。

    容姝脸上更红了,红晕逐渐染上了耳尖,让她美得惊人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里有外人,他真想抬起她的下巴,狠狠地吻她。

    想着,傅景庭忽然给了佟秘书一个冷眼。

    这人在这里真多余。

    不过转过来想想,她要是不来,不说那些话,他也看不到容姝脸红。

    佟秘书自然感觉到了傅景庭对她的态度突然有些不满,头顶顿时冒出了一排问号。

    她做错什么说错什么了吗?

    傅总干嘛突然瞪她?

    歪了歪头,想不明白后,佟秘书也就没有多想,目光落向容姝,“董事长,想吃什么?跟平时一样吗?”

    容姝想了一下,随后点头,“行,按照平时的来吧,不过再多添两个菜,一道蟹酿橙,一道凤尾虾。”

    傅景庭眼底光芒一闪,嘴角的弧度愈发浓郁。

    这都是他爱吃的。

    佟秘书推了推眼镜,“我知道了董事长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准备出去。

    容姝想到了什么,叫住她,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董事长,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佟秘书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容姝看着她,“刚才我和阿起通过一次话,他向我问起了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佟秘书脸色变了变,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,疑惑的询问,“董事长,陆总……都问了我些什么啊?”

    她两侧的手,有些紧张的握起。

    陆总不喜欢她,把她派给董事长当秘书后,更是从来没有问过她,也不关心她在这边过得如何,在天晟习不习惯。

    可以说,陆总把她调过来之后,就仿佛当没有她这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现在突然向董事长问起她,她还有些不习惯,有些受宠若惊和窃喜呢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陆总为什么问起她,是因为那次事情,让陆总心里有她了吗?

    佟秘书忍不住大胆臆想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她知道可能性不高,但是也许是真的呢?

    不是都说,第一个女人,是让男人最难忘的么。

    她在陆总身边那么多年,很确定自己就是陆总第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也许陆总真的是因为想起了那晚,想起了她,情不自禁的来找董事长问她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佟秘书心跳都加快了起来,看着容姝的眼里,写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期待着,自己想听到的答案。

    由于佟秘书太过于激动,掩都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容姝和傅景庭一眼就能看出,她在期待什么。

    容姝和傅景庭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傅景庭没什么太大的反应,对他来说,除了容姝,别人的事,他一概不关注不在意。

    而容姝暗暗的叹了口气,心里为佟秘书感到遗憾。

    “佟秘书。”容姝虽然有些不忍,但想了想,还是决定如实告诉佟秘书。

    毕竟一直活在幻想里,也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沉浸在幻想里太久,会觉得那就是真的,到最后被人戳破那是幻境后,就会陷入痛苦当中。

    所以,还不如早一点,趁着佟秘书还没有完全沉浸在环境时,让佟秘书看清的好。

    长痛不如短痛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您说。”佟秘书听到容姝的呼喊,知道容姝要说了,赶紧回神。

    容姝红唇动了动,“那个……阿起找我问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反常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佟秘书脸色瞬间白了,心里升起的期待和希翼,也仿佛被人浇了一盆冷水,全部被冲散,冷的她浑身僵硬,好一会儿才张了张嘴,发出声音,“董事长,陆总只问了这个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容姝点头。

    佟秘书手心握得更紧,“陆总口中的反常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该不会,陆总从哪里知道她最近时不时呕吐,猜到她有可能怀孕了,特地来找董事长旁敲侧击打探的吧?

    ,co

    te

    t_

    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