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局小说 > 玄幻小说 > 千金归来追妻有点甜 > 章节目录 第729章 受伤的顾夫人
    傅景庭眸色闪烁了一下,将她抱得更紧,“没事,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,不过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。”容姝乖乖的待在他怀里,听到他这么说,也就不问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明显能够感觉到,他心事很重。

    但他既然不愿意说,那她也就不问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去打个电话,一会儿中午下去吃饭。”这时,傅景庭将容姝放开。

    容姝从他腿上起来,点了点头,“行,你去吧,我也正好程淮道个谢。”

    “别跟他说太久,说个谢谢就可以挂电话了。”傅景庭听到她要给程淮打电话,脚步顿了一下,然后赶紧转过身来,对她提醒道。

    容姝自然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,无非就是不想让她跟别的男人说太久呗。

    跟阿起打电话,他都要盯梢。

    更别说程淮了。

    容姝哭笑不得的摆摆手,“行了行了,你赶紧去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见她催促,傅景庭只好继续往阳台走。

    但走了没几步,又停了下来,“继续,说两句就行了,就算他要拉着你继续说,你也别理,直接挂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容姝翻了个白眼,再次挥手。

    傅景庭这才又把头转回去,去了阳台。

    容姝看着阳台上,男人的身影,失笑的摇头,然后拿起手机,拨通了程淮的电话。

    阳台上,傅景庭关上了阳台的落地窗,也打了一个电话出去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就被接听,传来一道拘谨小心翼翼的女音,“傅总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的发布会,你看了吗?”傅景庭一只手放在阳台的栏杆上,看着外面的城市,声音冰冷的问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顾漫情闻言低下了头,“看了。”

    正因为看了,她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赶紧赶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爸妈听到了容姝的那些话,开始怀疑容姝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更甚至,她还听到了妈妈的心里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次偶然听到,她甚至都不知道妈妈对她的好,对她的关心和爱,居然都是演出来的,还说就算知道她是‘亲生女儿’,心里也无法真正的亲近她,但为了不伤害到她,所以不得不演出很爱她的样子来。

    呵,爸妈不清楚,但她清楚。

    不是妈妈无法亲近亲生女儿,而是妈妈想亲近的,是真正的亲生女儿,而不是她这个假冒的。

    但因为妈妈不知道她是假冒的,所以只能演戏。

    她就不明白了,血缘就这么重要,这么神奇吗?

    电话那头,傅景庭听到了顾漫情的回答,眼睛危险的眯了眯,“既然你看了,那你应该知道,容姝透露出来的个人身世信息,会让顾耀天对她的身世产生怀疑,现在顾耀天已经在怀疑了,并且展开了初步的调查,所以我要你立马过去,打消顾耀天的怀疑,不要让他再继续查容姝的身世,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听见了傅总。”顾漫情深吸口气,然后点头应下,“放心吧,我知道该怎么做,我绝对不会让爸爸继续查下去。”

    继续查下去,万一真的查出容姝才是亲生女儿。

    那她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,去做吧。”傅景庭微微抬了抬下巴,然后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那头,顾漫情也把手机从耳边拿了下来,看着已经跳回了主菜单的屏幕,微微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随后,她收起手机,转身往一间病房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病房跟前,她抬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很快,门里传来了一道虚弱的声音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顾漫情咬了下唇,把手放到门把上,轻轻一转。

    门开了,她推门进去,微微低着头,小声的喊道:“爸,妈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病房里的顾耀天夫妻连忙朝她看去。

    顾耀天看着她,想到了之前的事,尴尬的咳了一声,“漫情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漫情。”顾夫人也放下手里的碗和勺子,从病床边站起来,不好意思的对顾漫情挤了挤嘴角,笑了一声喊道。

    顾漫情嗯了一声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顾夫人走过去,“漫情,你之前跑哪儿去了?妈妈追出去找你,都没追上,你刷的一下就跑不见了,妈妈很担心你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要过去拉顾漫情的手。

    但顾漫情眼底精芒一闪,然后故意装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,把手避开了,不让顾夫人碰触。

    顾夫人见状,脸上僵了一下,手也僵在半空,忘了收回,整个人尴尬又无措。

    显然,她没想到女儿会避开自己。

    一时间,顾夫人眼眶都红了,心里受伤难过的同时,也很愧疚自责。

    她知道女儿为什么会突然这样,肯定是因为她之前的那番话,女儿心里还在在意。

    也是,那一番话那么伤人,女儿不在意才怪。

    毕竟女儿受了二十几年的折磨,好不容易回到他们身边,结果却听到自己母亲说对自己的爱都是演出来的,心里却对自己亲近不起来,好像总有个隔阂一样。

    这话,哪个女儿听了不难受?

    所以,她能理解女儿突然对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为什么,她心里还是依旧觉得对这个女儿亲近不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她是不打算说了,也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了,接下来,她会试着慢慢矫正自己的心态,真正的接纳女儿。

    想着,顾夫人把手放下,眼眶湿润的看着面前的女儿,“漫情……”

    顾漫情还是低着头,不说话。

    她知道,现在妈妈心里很愧疚,觉得很对不起她,想要跟她道歉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她绝对不能接受,一定要假装不想面对妈妈。

    如果就这么轻易的原谅了妈妈,妈妈心里的愧疚,反而会减轻,甚至消失,然后觉得没怎么伤害到她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不会这么轻易的原谅妈妈,她会吊着妈妈,让妈妈一直对她心存愧疚和自责,只有这样,妈妈才会对她付出更多。

    思及此,顾漫情低着头越过顾夫人,朝顾耀天走去。

    顾夫人见状,瞳孔明显放大了不少,眼眶也更加的红了。

    之前在眼眶里打转儿的眼泪,这下子,是直接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连忙转身,看向忽视自己,朝丈夫走去的女儿,受伤的喊道:“漫情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爸,我有事跟您说。”顾漫情直接开口,截断了顾夫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顾耀天在商场上征战了几十年,自然看得出来女儿不想理自己的妻子。

    毕竟妻子这次的确伤了女儿的心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妻子这幅难过的样子,他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帮妻子劝女儿,还是帮女儿劝妻子,他似乎都不行,这么做的话,对两个人都不公平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顾耀天叹了口气,他这个当父亲的夹在中间,真难受。

    揉了揉太阳穴,顾耀天看向顾漫情,“你想跟我说什么,说吧。”

    ,co

    te

    t_

    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