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局小说 > 都市小说 > 沈绾 > 章节目录 第261章 喜相逢(大结局)
    “我随便走走,走着走着就到这里了。”沈绾不知从何说起,更不知从哪里解释,听到这里,云在笑了笑,“我在这里栽种了不少中药,时常过来采药,我啊,只有在这里才感觉舒心,但这里人迹罕至,据说前几日还有人在这里看到了鬣狗,怕极了,走吧,到前面去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沈绾点点头。

    但她狐疑不定的扫视了一下周边,中药?

    这里哪里有什么中药啊。

    她盯着云在那双熠熠生辉的、波光粼粼的眼,那是一双绚烂的眸子,美到赏心悦目,心理学上说,当一个人扯谎的时候她会局促不安,她会偷瞄各处,但沈绾发现云在始终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那视线是温和的,但多年来的为人处世又让这双眼的视线变得严峻,恐惧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两人面面相觑,沈绾低垂了头,她明显感觉这里非比寻常,就在沈绾从竹林中快走出来的瞬间,她却听到了一声缥缈的呻-吟,如叹息一般。

    她假装什么都没听到,转身如常跟在云在背后走出了竹林。

    “这里家丁砍伐了竹木后地上会残留下一些锋利的竹节,所以你走路要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倘若这里果真有鬣狗,你要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沈绾有点惭愧,“我真的是随便走走就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这么说是在责备我了,我这里大门敞开,哪里是不能来的呢?我这又不是有秘密的人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沈绾强颜欢笑。

    她去找共工令去了,要说到调查她可远不如这老太太。

    至于云在,云在回到了自己的屋子,她说的很对,她从来不会关门,什么人有什么困难随时来找她就好。

    但沈绾又发现,倘若是云在的身边人进入屋子,那么通常云在门口会出现一个少女,那少女在外面踱来踱去,倘若此刻又有什么人突然造访,这少女就会想办法提醒云在。

    换言之,云在这里并不是表面看上去一目了然,并不是毫无秘密。

    反之,云在的秘密还有很多呢。

    此刻沈绾看了看背后的共工令,“我刚刚到后院去了,发现了竹林中的小屋,那竹林中……你帮我调查一下,我总感觉我到后院后有人在跟踪我,但等我回头,却什么都没有看到,真让人百思不解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共工令武功高强,但模样就是个小老太太,因此一般人不会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始终可以给人造成一种羸弱的假象,这也是她为何能在有很多人里头脱颖而出的绝对秘密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云在的屋子。

    云在的眼晦暗不明,整个人气坏了,面容紧绷,她背后站着一个男子,那男子做家丁装扮。

    “今日沈绾这小蹄子到后院去了,险乎进入了屋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留不得,听说沈绾聪明绝顶,在帝京她就名噪一时,如今咱们不能听之任之,这抬危险了。”家丁如此说。

    云在皱皱眉,“我这个病,只有她开的药是最好的,你以为我不想杀她,只不过时机不到,二来,她那最重要的人在咱们手中呢,说起来她绝对会听我们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尽然。”这边居然出现了反驳的调调儿,云在视线幽冷困惑,“好啊,你如今已知反驳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,您可不要刚愎自用,难不成您已喜欢上了他吗?”

    那反驳的声音多少有点冷峻。

    云在恼羞成怒,“你给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那边也不敢继续说话了。

    此人伴随云在多年,这多年来,有了他的支持在有了后来云在的扶摇直上,如今呢,云在羽翼丰满,似乎已完全不需要此人了,尽管两人此刻已僵,但此人依旧谆谆告诫。

    “郡主,咱们还有深仇大恨呢,就不要儿女情长了,再说了他怎么可能会喜欢您啊,奴婢求求您了,适可而止吧。”

    “奚奴,你!”

    那人终于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见那人灰溜溜退下,云在进入了一个屋子,这是一个地下室,这里安安静静的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云在进入屋子,屋子里头是个玉树临风的男子,他握着一把铜镜,揽镜自照的同时还在喃喃自语,云在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眼神有三分困惑,两分薄凉,见云在到了,他将铜镜上视线收回,沉吟道:“我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果真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已忘记的干干净净了。”男子痛苦的丢下了铜镜。

    是的,他是萧怀瑾。

    当日萧怀瑾为救龙波顺利离开,两人被围困在了山上,那地方人迹罕至,到处都是危险,萧怀瑾将受伤的龙波救下了,但自己却被贼人一把火逼下了悬崖,说真的,那时的萧怀瑾自己也感觉必死无疑,但他想不到自己还能死中求活。

    萧怀瑾人是醒来了,但却忘记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呢,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“云,我是云啊。”

    “云?”

    萧怀瑾更显困惑,“我为何一点儿都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云在叹息,而后将一个锦盒拿过来,“你再看看这个就一清二楚了,殿下你是我夫君啊,我如今只能通过这些让人重新认识并了解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她放下了一个锦盒。

    “夫妻?”萧怀瑾半信半疑,云在看他头发丝上有东西,靠近他准备拿掉,但却忽然感觉萧怀瑾敏锐的躲了一下,这动作让云在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尽管他是被自己救上来的,但他却格外防备自己。

    “罢了,你先慢慢儿看,外面有仇人追杀咱们呢,这个你是知道的?”云在煞有介事的凝视着萧怀瑾,眼神透露出一种真心实意的关切。

    萧怀瑾虽忘记了一切,但恍恍惚惚记得似乎有什么人追杀自己,他又看到了自己手臂上擦伤的痕迹,只能点点头。

    云在只感觉萧怀瑾聪明绝顶,此人是非常难以搞定的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云在只感觉头大,尽管身边不少人都劝谏自己,让她杀了萧怀瑾,但云在就是不肯。

    从地下室出来,云在飞鸽传书给萧远廷,对于萧怀瑾的事云在只字未提,之前已送了一颗人头过去了,那自然是诓骗萧远廷的。

    另一边,沈绾已准备入睡,但共工令却走了进来,沈绾看她一脸神秘兮兮的,明白共工令是有话说。

    这婆子武功高强,神出鬼没厉害的很。

    “上人,那边的事已调查过了。”

    沈绾点头,“这里没别人,你告诉我究竟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沈绾也感觉奇怪,之前自己无意中到了后院的小屋子,在那时云在明显很紧张,那小屋子之中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共工令今日一大清早就去调查了,饶是她疾行如风,但进入后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,里头仅仅是一些寻常的桌椅板凳。

    “还没观察出别的吗?”

    共工令之前在修罗城负责的就是刺探情报,所以她往往能在风平浪静之中看出非比寻常的线索,哪怕那线索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进屋子后,共工令发现这屋子里有的仅仅是座椅板凳,她却嗅到了一股浓郁的草药味,地上还有一个碎裂了的瓷碗,除此之外,她发现椅子上有一层厚重的灰尘,而在椅子扶手上也落了一层,至于椅子靠背上却有一些被人挪动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沈绾很快来到了那密道,很快就找到了萧怀瑾。

    【系统提示,亲亲宿主,殿下脑部受伤,需治疗。】沈绾健步如飞靠近萧怀瑾,此刻萧怀瑾也看到了沈绾,“殿下!”

    沈绾激动不已抱住了萧怀瑾,明明萧怀瑾已什么都不记得了,但当他见到沈绾的时候一切的记忆却都回溯,“绾儿,你来了?”

    “殿下,来了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面面相觑,她从他眼里看到了未来,他从她眼里看到了此起彼伏的各种情绪,是喜欢,是雀跃,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,尽管未来还有惊涛骇浪去面对,但此刻,他们已知足。

    是啊,和你在一起,本就很知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