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局小说 > 都市小说 > 白宇哲 > 章节目录 第四千八百七十一章 大结局
    距离天邪魔尊被俘差不多一年时间,整个神界已经差不多平静下来了,各大宗门也已经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,甚至可以说更好的状态,毕竟现在连血月魔教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当然,血月魔教其实并未灭绝,当初天邪魔尊遣散整个教派的时候,人数还是不少的,但真正的强者已经是极少了,现在也完全不敢露面,各大宗门虽然也一直都人在追查这事情,但也不需要太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当初血月魔教遣散的那些人,真正有威胁有潜力的,其实也就是一个剑少肖凌而已,正常来说,他也绝对不敢露面了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在一座山谷之中,一个才十几岁的少女,手持长剑正在跟一神兽进行厮杀,那是一只全身漆黑的猛虎,二阶巅峰的神兽,异常凶猛。

    而这个小女孩的修为,乃是真神境初期,从境界上来说,是要比那猛虎差不少的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的战斗,却是恰恰相反,那巨大的黑色猛虎简直被那个少女压着打,完全没有反抗力,身上的剑伤不断增多,发出一声声不甘的咆哮。

    而且它身上的伤口都不会出血,直接就被冰冻了,看似血液不会流失,可那寒冰之力侵入体内,比血液流失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“傲雪,我们这女儿,跟你当初可是一模一样。”高空中,有一男两女正在观看着,其中那年轻男子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不好的,再说了,这也不是我教她的。”独孤傲雪无奈摇了摇头回道,不由得想起了当年在下界,他们没有确认关系之前所发生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“战斗天赋还是很强的,这还是她第一次出来进行生死搏杀,那头黑虎快要撑不住了。”林馨芸也笑着说道,这方面她一直都不如独孤傲雪的,尽管她后天再努力,事实上也没有办法完全追上,因为她的努力的同时,独孤傲雪也一样在努力。

    这次是他们一家人出来游玩的,也当做是白若冰的第一次历练。进入这座山脉之后,白若冰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其实也在附近观看的,白宇哲他们只说,在山脉的另一边等待着她,让她自这边进入,从另一边杀出!

    这座山脉中,最强的神兽,乃是三品神兽,相当于主神境。

    白若冰也没有犹豫,直接一路往里面冲杀。

    如今的神界,显得很是祥和,各大宗门当初因为跟血月魔教对抗,损失都不小,如今也都还在养精蓄锐,所以如今内部的冲突也极少。

    可以说,灾难刚刚过去,本身也还没有到那种极静思动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宇哲,这一趟陪若冰历练结束之后,你是不是就要去一趟神龙谷了?”三人一边看着下方即将结束的战斗,林馨芸突然问起了这事情。

    “嗯,确实也该去一趟神龙谷,当初答应龙王的事情,如今也终于可以完成了。”白宇哲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当初战-争即将开始的时候,各大宗门和血月魔教都有派人前往龙王谷,想要拉拢龙族站在自己一方,当时血月魔教开出的条件,其实是龙族无法拒绝的,但最终还是跟白宇哲达成了协议,就是帮助龙族,从天邪魔尊身上把祖龙之心抢回来。

    自此,龙族两不相帮。

    如今天邪魔尊被俘,他身上的东西,除了战神碑之外,其他的自然都在他们几位至尊身上了,这祖龙之心,确实该送过去给龙王了。

    而且,龙族的五长老,一直都在紫霄宫带着,紫霄宫被围攻之时,也是有出来帮忙的,如今也刚好一起回龙王谷去。

    接着,林馨芸突然有点欲言又止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都这么多年夫妻了,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?”白宇哲轻轻搂了搂林馨芸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,能探知到玉洛在下界过的怎么样吗?”林馨芸有点不好意思,却又非常想知道。

    “对,都怪我疏忽,在出发前往龙王谷之前,先跟下界联系一下。”白宇哲轻轻地抱了抱林馨芸,柔声说道,“说这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女儿,我也很想念她。不过玉洛肯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大半年之后,白若冰的历练结束,一家人回到紫霄宫,白宇哲也没有耽搁,马上就带着两位妻子前往当初特意布置的阵法之处。

    那个阵法,当初只是为了送白玉洛下界更加稳定而设立的,在这里联系下界的精神体,也会更加稳固一些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迷川大陆,神藏之地,白宇哲的精神体走出那间茅草屋,身形几个闪烁,就已经到了神藏之地的结界边缘。

    他这精神体看起来还是有些暗淡,前几年送女儿下界的时候,他用自己的精神力,在迷川大陆上通知了好多个老友,消耗比较严重,恢复起来没有那么快。

    而且,刚才他又用精神力召唤了一下罗鸣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上界已经没什么事情了,等会倒是可以从本体上传递一部分下来。

    精神体大概等了十多分钟之后,感应到了外界出现了一个人,只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然后,结界打开,罗鸣的身影出现在外面,一步跨入,来到了白宇哲身前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罗鸣依然很激动,跟白宇哲来了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虽然才几年不见,但以他们目前的状况,真的是见一次就少一次了。

    白宇哲也抱着罗鸣,手在他后背拍了拍,说道:“是不是打扰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大你说的是什么话,就我这把老骨头,也没几年好活了,不差这么一会。”罗鸣大笑,很快问道,“老大这次召唤我前来,是不是想问玉洛那丫头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嗯,确实也挺想念她的,想知道一些她的状况。最近也因为神界的事情终于算是告一段落了,也不知道老兄弟们目前什么状况。”白宇哲笑着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玉洛没问题的,有我们在,绝不可能让她出事啊。当然,该有的历练一样都不会少,她如今已经是天冲境了,再次掌握了飞行能力,倒是挺让她开心的。”罗鸣将白玉洛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,然后又说起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这次之所以只有他来,是因为其他人都没空。他们能活到今日,那是因为白宇哲布置下来的阵法,他们很多时候都是待在时间阵法里面的。

    而这段时间,应该就是其他人都在阵法之中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这群人,其中几个剩下的时日也不多了,当然他们也早已经看开了,他们这辈子,绝对算是活的最精彩的那批人了,对他们来说,死亡已经不可怕。

    罗鸣取出一些酒水和食物来,两人一边喝着酒,一边聊着天。

    时隔白宇哲飞升神界,也已经近万年了,唏嘘、感叹,道不尽的沧桑。

    只能叹一句岁月无情。

    在迷川大陆,没有人能活这么久的,最起码以前从来没有过。罗鸣他们能活到现在,很大的因素是因为白宇哲留下的那些时间阵法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是怕死,而是经过当初那一场劫难之后,想要留下来多看看这个世界的武道发展,同时也防备会不会还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他们俩聊的内容也很散,有时候说说神界的事情和趣闻,有时候问问迷川大陆现在什么情况、偶尔说说罗鸣和洛紫岚的后辈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结果发现罗鸣和洛紫岚下面已经有第五代了,他们见了白玉洛,那称呼实在是有点……

    两人都感觉,这是人生中最难得的时光,一壶酒,一知己,畅谈人生。

    正当他们聊着的时候,白宇哲的精神体突然眉头一皱,紧接着罗鸣似乎也有点感应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神界,天机山的锁天大阵之中,天邪魔尊身形漂浮在半空,一眼望去,周围是无尽的虚空。而他,四肢张开,虚空中有一道道锁链来回穿梭,每一道锁链,都穿过天邪魔尊身躯的某个部位。

    这些锁链全都是纯白色的,似乎就是由光线组成,它们从虚无中来,到虚无中去,锁住了整片虚空。

    这种状态下的天邪魔尊,确实无法再动用神力和大道本源,自然也就无法施展魔神天体了。其实只要锁住其中之一,就没有办法施展了,但为了安全起见,能够做到的情况之下,自然全部封锁更加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此时的天邪魔尊,犹如一个活死人。

    但是在某个时刻,他脸上突然露出了一缕笑容,他眉心位置上,尽管有锁链穿梭,但此刻依然亮起了一道红芒。那一道红芒穿过虚空,似乎打开了某一处空间,然后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“白宇哲,你能锁住本尊的神力和大道本源,还能锁住本尊的精神力吗?嘿嘿……”天邪魔尊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他这一缕精神力,就是通往下界迷川大陆去的。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,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,看看在迷川大陆,自己还能不能找到机会。

    迷川大陆魔血窖,那边的封印也已经快要松动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