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局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再见,我的机长苏羡意陆时渊 > 章节目录 苏呈番外(结局下)少年与玫瑰
    苏羡意恨不能冲过去,捂住自家弟弟这张嘴。

    跟人打架,你引用,现在还引用,你哪儿来的这么多名人名言啊。

    苏呈看向厉浅浅,说道:

    “村上春树曾说:你不是我权衡利弊后的选择,而是我怦然心动后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旳坚定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无语。

    是在问你,对这份感情报以何种态度。

    我们聚在这里,不是听你表白示爱的,居然还引用起了名家名句。

    此时的苏呈,就像个孤勇的战士。

    即便是面对厉成苍,也毫不畏惧,就像个要誓死捍卫自己爱情的勇士。

    厉浅浅终究是担心苏呈被责打,便帮着说了句:

    “其实,是我先喜欢小呈哥的。”

    ps://m.vp.

    厉成苍深吸一口气:“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    “高三那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,就像一把利刃,狠狠刺进了厉成苍的心里。

    厉浅浅高三那年,是他把苏呈引狼入室了。

    为了能让苏呈去家中辅导堂妹功课,厉成苍考察了他好一段时间,为了能让他答应这件事,他还在苏呈那年生日时,用了点小手段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自己当年做得种种,完全反噬回来。

    许阳州直摇头:

    厉成苍啊厉成苍,真是没想到,这么多年,你也当了一回大冤种。

    还是特么绝世大冤种!

    苏呈根本不知道厉浅浅高三时喜欢上了他,听闻这话,喜出望外,乐颠颠得拉着她的手不愿松开。

    后来,是被苏永诚强行拽开的。

    把两人强行“拆散”,分坐在了对面,不让两人有亲近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们此时都沉浸在两人交往的震惊中,还没接受他们,这两人明目张胆的搞什么?

    这就准备秀恩爱了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这顿饭啊,终究是吃不下的。

    许阳州和白楮墨、肖冬忆使了个眼色,准备提前离开。

    毕竟这事儿是他们自家的事,他们三个外人待在这里不合适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……要我忽然想起还有点事要处理,我就先走了。”许阳州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送他。”白楮墨跟着起身。

    “阿墨,你顺路也送我一程吧,我没开车。”肖冬忆急忙起身。

    他是被陆时渊拉来的,坐的自然是他的车,自己的车还在医院停车场,只能打车或者蹭别人的车。

    正当肖冬忆准备离开时,陆时渊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,笑了笑:

    “对了老肖,你前几天跟我说,有件关于我的惊天大秘密,一直想告诉我,我却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今天都这样了,要不你把那个秘密告诉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,反正,我应该能承受得住。”

    肖冬忆疯了。

    来什么暴风雨啊,干脆让整个世界都毁灭吧——

    陆时渊!

    你特么是什么品种的魔鬼。

    之前告诉你,你不愿听,现在却让我说,你当我是什么人啊。

    肖冬忆自然是不肯说的,只是他心虚啊,已经被厉成苍看了点端倪。

    此时苏呈补了一刀:

    “其实我和浅浅打算中秋节就跟你们坦白的,毕竟肖叔叔早就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了,他又是个大嘴巴,我也担心夜长梦多,会瞒不住,没想到肖叔叔这么够意思,一直没说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注意力,瞬间转移到了肖冬忆身上。

    反正陆时渊是打定主意装死到底的。

    把肖冬忆拖下水,也能帮小舅子分担一下火力……

    小呈啊。

    当姐夫的,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路,还得靠你自己走啊。

    这一晚,厉成苍没对苏呈动手。

    散场后,众人各自散去,厉成苍一家,包括厉浅浅,都被厉家二老召回了老宅,苏永诚夫妻俩则带着苏呈回到了家中。

    他本就住在陆时渊和苏羡意这里,回去后,就跟苏羡意说:

    “意意,时渊,带锦宝上楼洗澡睡觉。”

    锦宝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,乖乖听话。

    苏呈这一晚,被苏永诚拿着脱鞋,追着满客厅跑。

    被脱鞋砸中好几下。

    而苏呈近期锻炼的成果也得以显现,终于和苏永诚体力耗尽,累得他气喘吁吁,只能瘫在沙发上,指着他说:

    “苏呈,你这混小子,从小就不让莪省心,都这么大了,还让我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和厉浅浅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以后如何面对厉家人啊,我真要被你气死,你给我站住,你别跑!”

    苏呈无奈,“爸,爱情就像龙卷风——”

    “龙卷风,我还沙尘暴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直至苏羡意下楼,给苏永诚榨了杯梨汁润润嗓子,他才算安静,“爸,我觉得小呈和浅浅挺配的。”

    苏呈:“姐,有眼光!”

    苏永诚怒斥:“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苏呈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苏永诚叹息着,他此时恨不能掐死这混小子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反观厉家这边,倒是很安静。

    厉老太太单独和厉浅浅聊了几句,无非就是问她心里所想,她是二老看着长大的,是否真的动了情,谁会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厉家人对她隐瞒恋情一事,终究是不忍苛责。

    倒是厉成苍,当晚睡不着,出去喝了酒。

    他在京圈也是名人,独自出来喝酒,很快就有人把消息捅漏出去。

    他此时只恨自己酒量太好,喝了一斤白酒后,居然还没醉,正当他准备开第二瓶时,包厢的门被推开,有人走了进来,从他手中夺过了酒瓶。

    “回京,出来喝酒,也不叫上我,不够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来的——

    是谢驭!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厉成苍面有醉态,意识却很清醒。

    “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厉成苍轻笑,他什么时候脆弱的需要人陪了?

    苏呈和厉浅浅在一起,他并非难接受,只是气两人隐瞒,还瞒了四个多月,真是把他当傻子啊。

    而他这辈子……

    第一次成傻子!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看了眼谢驭,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

    许阳州和白楮墨到了;

    池烈来了;

    肖冬忆也到了;

    陆时渊来时,包厢里除了他们,居然还有陆湛声和季骁,“大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睡不着,听说这里有酒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今众人关系都不错,苏呈和厉浅浅的事也已经在圈内传遍了,大家终究是有些担心厉成苍的,不约而同过来“讨杯酒喝”。

    结果,

    居然都到了。

    众人互看一眼,皆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成苍,事已至此,还是得向前看,是吧。”谢驭拍着他的肩膀,劝慰道,“其实你仔细想想,小呈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为了让他去你们家给浅浅补课,你可是专门考察过他的,各方面都不错,包括学业品行,要不然也不会找他做家教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他,你还放心把浅浅交给谁?”

    季骁随即附和。

    “谢哥儿说得没错,知根知底的多好啊,这世上估计没几个人能通过你的审查,我和苏呈虽然接触不多,但他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给娇娇带礼物时,也会记挂着我们家那两个臭小子,做事也周到。”

    “他才二十出头,如果有什么让你觉得不满意的地方,你再慢慢教他就行。”

    谢驭和季骁难得统一战线,倒是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殊不知多年以后,

    有些事,又会在他们身上上演。

    待自家墙角被挖了,谢驭便再无现在劝说别人这般肚量了。

    许阳州也跟着说:

    “就是,反正都是一家人,以后亲上加亲,不是挺好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晚若是许阳州、肖冬忆来劝,效果怕是不大。

    只是谢驭、季骁和陆湛声都出面了。

    大家平日都忙,难得聚首,只是没想到再度聚齐,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境下,众人几杯酒水下了肚,便没再提苏呈的事。

    陆时渊明早有手术,并没喝酒。

    陆湛声这一晚也只喝了点柠檬水,随时准备送季骁回家。

    奈何厉成苍还没醉得彻底,季骁就先倒了。

    搂着厉成苍开始埋怨他的陈年旧事:

    “成苍啊,你是不知道,我当年知道陆湛声跟我妹关系的时候,我是多难受啊。”

    “苏呈最起码单纯,不是有预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陆湛声就是只大尾巴狼啊,他是故意接近我,然后拐走了我妹妹,我自认为聪明绝顶,英明一世,都被他给毁了!”

    厉成苍忽然就不知该说点什么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,就怕有对比。

    他忽然觉得,还是季骁比较惨。

    苏呈再怎么说,年纪小,好拿捏。

    陆湛声虽喊季骁一声哥,但季骁根本拿捏不住他啊。

    空有大哥之名,他在陆湛声面前,实则……

    就是个弟弟!

    这两年,季骁一直想翻身,只是陆湛声习惯了当大哥,那个独特的气场压制下来,就连季家父母都多愿意听他的意见,季骁年少时,也是个沙雕,本就不受父母待见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这个家里,陆湛声地位越来越高,季骁就越来越卑微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这个委屈啊。

    这只大尾巴狼,是要在他家称王称霸了啊。

    厉成苍出来喝酒,是寻求安慰的,却不曾想,被季骁给缠上了。

    说真的……

    季骁“诉苦”的这些,厉成苍没经历过,也体会不到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把季骁送走,陆时渊才拍着他的肩:

    “走吧,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懂这一天折腾下来,搞了些什么。”厉成苍上车后,头疼得捏了捏眉心。

    “你先待会儿,我马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陆时渊再回来时,给厉成苍带了一瓶牛奶,“喝点,对胃好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厉成苍接过牛奶,拧开喝了几口,看向窗外还在闪烁的霓虹,感慨道:“时渊,你觉不觉得,自从有了孩子之后,时间过得好快,这一转眼,就连小呈和浅浅都长大恋爱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是换作以前,我肯定会把苏呈那小子拽过来揍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现在,是不是老了?”

    陆时渊笑了笑,“怎么忽然这么多感慨?”

    “这次出任务,有许多年轻干警,比我有精力,也更有活力,再看到苏呈朝气蓬勃的样子,世界迟早是他们的舞台。”

    “想退出一线?”

    “如果国家不需要我,我会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,很快,手机开始震动。

    众人陆续报平安。

    许阳州:【我和阿墨已到家。】

    老肖:【儿子被我吵醒了,嚷着要骑大马,我的肩颈一直不太好,这小子是要把我的脖子累断啊。】

    陆湛声:【图片】

    陆湛声拍了一张自己闺女的照片。

    他家这小姑娘眉眼随了季九晞,鼻子和嘴巴不像陆湛声,倒是有些神似秦纵这个亲叔叔。

    如今留着齐肩长发,她这头发,还是陆湛声亲自剪的。

    当秦纵第一次见到亲哥给小侄女扎辫子时,就彻底惊呆了。

    有秦纵这个顶流叔叔,各种骄纵宠溺,季家这一辈,就她一个女娃娃,还是老幺,也是宝贝,陆定山夫妻俩对这个孙女更是不必说,她性子随了季九晞,自小就是个疯野烂漫的主儿。

    陆湛声如今的手机里,除了季九晞的照片,就是他家闺女。

    手机屏保也是母女二人的合照。

    看到他发了闺女的照片,谢驭不甘示弱,也发了张近期拍摄的视频。

    视频里,谢娇娇扎着马尾,正在打架子鼓。

    年纪小,架势却很足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众人报平安,莫名其妙就演变成晒娃、炫耀大赛。

    惹得许阳州非常无语:

    【你们想过,这个群里还有几个单身贵族吗?想过我们的感受吗?】

    谢驭:【单身狗而已,就你?还贵族?】

    【既然你们都这么喜欢小孩子,基因如此优秀,怎么不多生几个,现在鼓励生三胎了,我觉得你们都可以再拼一拼。】

    群内,一时无人说话。

    养孩子这种事,谁养谁知道。

    真的能把人逼疯。

    就在许阳州得意之时,谢驭冷不丁说了句:

    【正在拼。】

    陆时渊送厉成苍回家后,才看到这则消息,只是一笑置之,以为谢驭是嘴硬,想怼一下许阳州而已。

    约莫一个月后,陆识微那边才有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这两人居然真的拼出了一个二胎。

    谢驭是把带娃的好手,谢娇娇也听话,他们家想再生一个也正常。

    陆时渊只是担心自家姐姐的身体状况,年纪摆在那儿呢,检查后,倒是一切正常,谢陆两家自是十分高兴的,徐婕甚至还问苏羡意,想不想再生一个。

    苏羡意干笑两声,“我怕再生出个锦宝的20版本。”

    锦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升级版不好吗?

    厉成苍最终没对苏呈下手。

    苏呈以为,自己和厉浅浅的事,就算是这么平稳的度过了,不过在中秋节时,苏呈到了厉家,却被厉浅浅的一群堂哥表哥给围攻了。

    拉着他,说是检查一下他的身体素质。

    结果,

    苏呈差点被他们给“玩死”!

    厉家亲戚众多,一群人都说苏呈还有待考察,结果他却把厉老爷子也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厉爷爷,您记不记得,在浅浅高考结束后,您许过我一件事,我现在不求您任何事,只想和浅浅在一起,您答应吗?”

    厉老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了厉老爷子这道免死金牌,苏呈这条小狗命才得以保全。

    厉家人对他的普遍评价都是:

    这不是沙雕。

    而是一只有智商的沙雕!

    时间一晃,12月底时,厉浅浅参加了全国硕士研究生统一招生考试。

    待最后一门结束出来时,走出考场,打开关掉的手机,便有消息陆续进来。

    沙雕哥哥:【我在考场外等你。】

    厉浅浅拿着考试用具,小跑到考场大门口时,就看到了手捧花束的苏呈。

    她恍惚得就想起了当年高考结束……

    他也曾站在考场外等她。

    如今的一切,

    恍然如初!

    为了让她安心备考,两人有段时间没见了。

    厉浅浅朝他跑过去,扑进他怀里,死死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想我。”苏呈一手还拿着花,只能腾出一只手搂紧她。

    “想啊。”

    厉浅浅把头埋进他怀里,“早知道考研这么辛苦,我就不考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带你去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苏呈帮她拿着考试用具,厉浅浅则抱着那束花,12月,天已凉,向日葵将她的脸衬得越发娇媚明艳。

    另一侧的车里,苏琳看向厉成苍:

    “别看了,你早知道小呈也会来,何苦还要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厉浅浅考试,是大事。

    厉成苍终是不太放心,在考试结束时,在外面等她。

    只是小姑娘终究是长大了……

    儿时喜欢牵着他的手,现在却挽着别人的胳膊。

    厉成苍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人海中,嘴角轻翘。

    他们终究,

    会有属于他们的风雨和灿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相识相遇,相知相守,终有定数。

    她,恰好温柔;

    他,恰好成熟;

    便是星河旖旎,万物可爱时,

    这个少年,便会将一腔孤勇和余生,都给你。

    许你一生如玫瑰灿烂,花开永不败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番外到这里,就结束啦~

    协议结婚这本书,至此,终章。

    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和支持,非常感谢,鞠躬——

    每次写到结局,就觉得他们的故事是永远都写不完的,可能没那么尽善尽美,总有遗憾。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包容~

    目前本书已签出版,出版名《心跳与热风》,出版消息,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围脖或者加群,验证2裙【855477628】。

    之后要休息一段时间,新书等通知哈。

    散伙的是这个3月,

    不是我们,

    期待和大家再相见~

    潇湘的留言活动,别忘了参加,爱你们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