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局小说 > 都市小说 > 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娇软 > 章节目录 第890章 我们都是单身狗!
    乔茵埋怨:“那丫头这两天在赶个案子,晚晚加班,人家都是996,我看她都快007了,所以今天来不了了,宗少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宗律眸子里有一抹暗淡飞逝而过,却仅仅一瞬间,容色无异常:

    “凌小姐真是大忙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?”乔茵一提起这事儿就犯愁,“人家女孩子都是挖空心思恋爱化妆逛街,我家这丫头就想着怎么当工作狂。这样下去,我都怕她孤老终生。蜜蜜啊,还有阿律,你们都是同龄人,有时间可得劝劝她,最好帮她再介绍介绍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眼睛放光,钉在宗律身上:

    “尤其是宗少,你看你这么优秀,你旁边的男人肯定也都是人中龙凤,一定要记在心上,帮我家弯弯选个好点儿的,引荐一下啊。”

    苏蜜好笑,姨妈最近两年越发为弯弯的终身大事急疯了。

    逢人就开始给女儿找对象。

    她怕宗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正要帮腔,却见宗律已开口:

    “阿姨,我放在心里了。先进去吧。包厢定好了。坐下来再聊。”

    乔茵一看宗律还挺热情,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先前听蜜蜜和谨杭说,还以为这位宗家少爷性子冷清,高高在上,不爱和不熟的人接触,今儿近距离接触,也还好嘛!挺上道的!

    她甩开苏蜜的手就与宗律并排而行,边走边套近乎:

    “宗少,那阿姨可把你的话放在心上了哈,你可不要骗阿姨。弯弯是蜜蜜的表姐,也相当于是你的姐妹,你可得上点心,把你身边最好的资源介绍给弯弯啊。”

    苏蜜牵着小酥宝,跟在后面,和苏谨杭对视一眼,无奈苦笑。

    宗律今天倒是怪,没半点嫌弃乔茵啰嗦,脾气好得很:“嗯,凌小姐这么优秀,当然得配最好的。另外,阿姨也不要这么见外,和蜜蜜、谨杭一样,叫我一声阿律就行。”

    乔茵喜出望外,这个宗律哪有蜜蜜说的那么不好相处嘛。

    苏蜜眼看着姨妈和宗律有说有笑地步入包房,摇头。

    一顿晚饭,几人酒足饭饱,很是尽兴。

    宗律话不多,但对于乔茵的话,每次都是有问必答。

    一餐饭下来,乔茵对他印象简直好到了天上。

    夜色深了,苏家几人才告辞。

    因为苏谨杭和苏蜜都喝了点儿酒,由贺峰开车送一行人回去。

    苏家几人先上了车。

    苏蜜走在最后,对送出来的宗律道:“别送了,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宗律扬起声音,嘱咐驾驶座上的贺峰开车慢点。

    乔茵坐在后车座:“阿律就是细心。对了,还是那句话,弯弯的事儿,你可得放心上,哈?”

    宗律点点头,又走过去,俯下身,与乔茵说了几句,才转过身,看向苏蜜: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蜜正要上车,却又走过去几步,低声:“今天表姐没来,你是不是很失望?”

    夜色下,宗律脸颊微微一动,却也没什么波澜,倒也落落大方地承认了:

    “毕竟请了几次,都没见着她。还是想跟她当面亲自为京州的事道一声歉的。”

    苏蜜很想问,你想见她,仅仅只是为了道个歉吗?

    话卡到喉咙里,却也不好问,便也就嗯一声:“以后再看看吧。总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上车,车子奔驰起来。

    苏蜜和姨妈坐在后面,还听姨妈对宗律络绎不绝的夸赞飘来:“这个阿律,教养好,长得好,人品也好。蜜蜜啊,你和谨杭先还说他不太好接触,很慢热,纯粹就瞎说嘛,我看他人很好,对我又温柔又客气又热情的。现在的年轻人啊,很少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苏蜜余光瞥一眼姨妈。

    有没有一种可能,阿律是为了你女儿,才对你这么热络……

    想到什么,忽然好奇问道:“对了姨妈,刚才临走前,阿律跑到车子边,跟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乔茵噗呲笑了出来:“我不是让他把弯弯的事放在心上吗?他过来跟我说,他记着呢,让我也别给弯弯瞎介绍对象了,一般人根本配不上弯弯,他来安排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苏蜜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只是猜测。

    现在真是确凿了。

    宗律对表姐,好像真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回想起,表姐戴着欢颜时,梦到了宗盼儿。

    当时,她就有怀疑,表姐和宗盼儿有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    若凌弯弯真的前世便是赵初礼的妻子宗盼儿,那么,宗律说不定也有感应。

    如今,宗律来潭城,多次找表姐,难道就是感觉出来了这件事猜得出凌弯弯可能会是曾经的妻子?

    “蜜蜜啊,”乔茵打破沉寂,声音响起:“你也得时不时督促一下阿律,让他可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苏蜜压下纷杂的心思,挤出个笑容:‘姨妈,我看你别太指望阿律了,他连自己的终身大事都没解决,还能给别人解决终身大事么?”

    小酥宝也嚷起来:“是哒,驴舅舅是单身狗!跟我和弯弯姨一样的!我们三个都是单身狗!”

    车内一行人都笑起来。

    乔茵笑完了,有些好奇:“阿律条件这么好,也单身?啧啧,太可惜了,那以前呢?肯定有过女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小酥宝又不客气地揭宗律的底:“没有,驴舅舅和谨杭舅舅一样,都是母胎单身!”

    苏谨杭对外甥有些不满:“说他就说他,扯我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苏蜜趁机说:“所以姨妈,你就别太指望阿律了,他要是有本事脱单,早就先把自己给推销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对宗律靠近凌弯弯,有些莫名的不安。

    不是赵初礼,宗盼儿的一生,不会那么悲苦。

    从没有被丈夫爱过。

    最后还独自抚养着遗腹子。

    纵然儿子争气,享了高寿,可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所以——

    若表姐真的是宗盼儿……

    她怕宗律出现在表姐的生活,会再次给表姐带来不幸。

    既然前世已经是怨侣,今生又何必再接触?

    还是少见面为好吧。

    小酥宝这个时候却掉了链子,没跟苏蜜站在同一战线上,奶声奶气道:

    “那就让驴舅舅和弯弯姨在一起啊!两人都是单身狗!胖胖的水不给别人的田!”

    苏谨杭笑出声:“那叫‘肥水不流外人田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