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局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当家肥妻大翻身 > 章节目录 第3章 烂摊子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程越突然拍案而起,面前那碗面因此被掀翻在地上,搪瓷碗碎裂,面和酱汁泼洒开。

    一地狼藉,难看到刺目。

    程越却没看一眼,他胸口剧烈起伏着,整个人因为愤怒而显得有些面目可怖,死死盯着朱茯苓,恨不得把她给撕了。

    朱茯苓愣了一下,没想到他是这个反应。

    正要说什么,只听程越阴森森地丢下一句,“朱茯苓,你竟然用这种方式羞辱我!”

    然后,带着一身压抑的怒火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朱茯苓傻眼。

    他不是讨厌原主吗?原主要给他戴绿帽才是羞辱他,而她提出离婚正是放他自由啊,怎么是这个反应?

    转念一想,朱茯苓懊恼得想给自己一拳。

    程越是讨厌原主,可是原主穷追猛打的陈科长刚结婚,她还在婚礼上大闹出丑了,可人家陈科长看都没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现在,陈科长娶了媳妇,在别人眼里她彻底没戏了。

    而她这时候提出离婚,不就等于告诉别人,她得不到陈科长,伤心欲绝之下把正牌老公给甩了吗?

    就算要离婚,也是被戴绿帽子的程越提出离婚。

    可他为人正直,虽然是为了报恩才娶她,对她的臭脾气无可奈何但都一直沉默纵容着,也从没提过离婚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她提出离婚不是羞辱他吗?

    传出去让别人怎么看待他?

    完蛋了。

    她好像说错话了。

    就算跟他没感情,要跟他离婚,也不该在这个节骨眼上。

    本来情况已经够糟糕了,这下直接没有转圜的余地。

    程越八成要恨死她了吧?

    朱茯苓头痛扶额。

    这场婚姻名存实亡,拖着对双方都没什么好处,迟早是要离的,还是等过些日子再跟他提吧。

    朱茯苓暗叹一口气,默默把自己那份面吃了。

    可这膘肥体壮的身躯,小半碗面下肚,根本没有半点感觉。

    再看被程越掀翻在地上的那碗面,朱茯苓暗骂他浪费粮食,最后还是默默扫起来装进垃圾袋,然后出门去倒。

    走下楼,八零年代的老式楼房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程越就职的国营厂福利不错,专门为员工的家属建了筒子楼做家属院。

    筒子楼里是长长的、灯光昏暗的走廊,外墙上伸出一个又一个阳台,被规整统一但古旧生锈的防盗网包着,活似一个又一个“笼子”。

    八十年代被称为后世的黄金年代,外头遍地是机遇,然而,走出去的人可能海阔天空,也可能落魄他乡。

    住在这儿至少能温饱,所以很多人在这样的“笼子”里,一住就是一辈子。

    筒子楼前面是林荫道,虽然没有铺水泥地板,但道路两边种满了花草树木。

    走在期间,清新的空气夹杂着淡淡的花香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锻炼场所不用起来简直可惜,而她这一身膘要减掉,正好方便在这里跑步。

    朱茯苓深吸一口气,然后迈开步子跑起来。

    前世,她的体重一直保持在95斤上下,除了控制饮食之外,长跑锻炼也是她控制体重的秘诀,长期锻炼下来,肺活量杠杠的,一口气慢跑10公里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还没跑出百米,她就气喘吁吁,扶着膝盖挪不动步子了。

    旁边一道俏丽的身影经过,明明那么宽一条路,愣是撞在朱茯苓身上。

    朱茯苓猛一个踉跄,差点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来人很瘦,居高临下俯视朱茯苓,从鼻孔里发出轻哼,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一头想拱了我家男人的猪!”

    朱茯苓一听,顿时就明白她是刚跟陈科长结婚的刘梅。

    原主纠缠她老公,还在她的婚礼上大闹,难怪她敌意这么大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”刘梅憋着一股火,态度高高在上的。

    她老公陈少荣虽然只是个科长,比不上朱茯苓的老公程越是主任,可陈少荣风度翩翩,比程越温柔有情趣,况且陈少荣家境优越,比农村出身的程越好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    刘梅自嫁给了陈科长后,成了整个家属院羡慕的对象。

    而朱茯苓这个家属院的笑柄,却来她的婚礼上捣乱,害她的婚礼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    她恨不得把朱茯苓给撕了,三两步上前,重重推了朱茯苓一把,“让你纠缠我男人,不要脸!”

    朱茯苓知道她是老师,万万没想到她竟会直接动手,一个措不及防,肉乎乎的身体倒地上。

    幸好屁股墩肉多,没摔坏哪里,只是右手臂撞到旁边的旧花坛,被花坛裂口割到,留下一道伤口。

    伤口不深,但是很长,渗出一条长长的血痕,触目惊心的。

    刘梅半点没觉得自己做错,反倒出了一口恶气,居高临下地冷哼,“碍眼的肥猪,快点滚吧,家属院不欢迎你!”

    说罢,扭腰一扭,趾高气昂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朱茯苓颤悠悠站起来,抹了抹伤口上的血迹,有点刺痛,但更多的是头痛。

    原主留下的烂摊子实在太多了,她继承了这副身体,这些烂摊子迟早是要她来解决的。

    朱茯苓暗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好在她的志向并不是窝在家属院这一亩三分地。

    等到解决原主留下的烂摊子,她就离开,远离这里的是是非非,闯出自己一片天!

    这么想着,朱茯苓就有干劲了,跑得两腿发酸,衣服都被汗湿了,也不想停下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人来拦住她,她至少还能坚持1公里。

    来拦住她的,是一个干瘦的中年女人。

    她瞅了瞅朱茯苓的一身膘,似乎是闻到朱茯苓身上的汗味,不自觉后退两步,语气嫌弃道,“你是程主任的媳妇?”

    这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朱茯苓对程越媳妇这个身份还有点适应不良,沉默了几秒,才点头,“我是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家属院妇联办公室的办事员,有人举报你作风不良,纠缠别人老公,我们想找你了解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刚刚碰到刘梅,妇联办公室就有人找来,不用想也知道是刘梅告状去了。

    本来只是两家之间的恩怨,一旦闹到妇联办公室,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,如果处理不好,说不定她会被从家属院赶出去。

    她现在身无分文,又没有原主的记忆,一旦离开这里,根本活不下去。

    刘梅这一招借刀杀人,是要把她往死里整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