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703章:君子动口不动手

类别:都市言情       作者:沐沐琛     书名:萌宝1V1:爹地你出局了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坐享中文网]

    http://www.zuox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第703章:君子动口不动手

    陆星辰不像时晋白,撒谎从来都不打草稿,在时初夏的面前,他一直都很乖。

    所以,在时初夏这么问他的时候,他抿了下嘴角,就承认了:“我刚刚和一个女孩子比试了一下,妈咪我不是打架,是她说要和我比试的。”

    时初夏没想到陆星辰竟然是和女孩子去干架了,一时之间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“星辰,有一句话叫,君子动口不动手,而且,你是男孩子,怎么可以和女孩子动手呢,不管是她主动提出,还是你主动,打架都是不对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陆星辰很乖地应道:“我知道错了妈咪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小女孩儿在哪儿,跟妈咪一起去和她道个歉。”

    一听要道歉,陆星辰心里很抗拒:“妈咪,我没打伤她,就不用……道歉了吧?”

    而且,他也实在是不想见那个叫宣萱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因为作为小男子汉,他竟然只能和一个女孩子打成平手,这种事要是传出去,岂不是很掉他的面子?

    时初夏蹲下来,和他保持平视,“星辰,你是不是小男子汉呢?”

    小奶包用力地点点头,“我是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小男子汉,就要敢作敢当,不能推卸责任,不管打架是谁起的头,这种事情,都是不好的行为,更何况,你还是和一个女孩子打架,作为男孩子,就要主动承认错误,道个歉,握手言和,这样才是妈咪的乖孩子。”

    陆星辰耷拉下脑袋,内心有无数个小人在打架。

    最终,他抬起头来,很坚定地说道:“妈咪,这件事是我做错了,我会和她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时初夏笑着揉了揉他的小脑袋,“我们家星辰真乖,来,带妈咪去找那个小女孩儿吧。”

    按着刚才来的路走到了小河边,但河边早就已经没有任何人的影子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们走的时候,那个女孩子还在的。”

    毕竟也过了好一会儿,对方应该是走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还能再碰到她,星辰一定要记得跟她道歉,知道吗?”

    陆星辰很乖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等时初夏再带着陆星辰回来的时候,拖拉机已经把车子给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时初夏走过去的时候,陆琰正递给了老李一支烟,老李可是高兴地不得了,和陆琰说着什么话,看起来感情不错的样子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乡下的阳光过于温柔,还是陆琰的心情不错,时初夏一眼看去,觉得他似乎整个人的气场都有些柔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哟,我们刚刚说到初夏,你就来了,我刚刚在和小陆说,你们车都脏成这个样子,开不了,先弄到我家,我给你们洗干净,你们才好上山扫墓。”

    小……陆?

    大摸是第一次听别人这么称呼陆琰,时初夏忍不住偷笑。

    而陆琰非但没有生气,还点了下头道:“那就麻烦李婶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不麻烦,你们午饭还没吃吧?我们村子没饭店,要不你们就去我家吃吧?”

    陆琰没有说什么,只是看向了时初夏,见陆琰都同意了,时初夏当然也没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老李开着拖拉机,拉着陆琰的车,而时初夏他们则是跟着李婶,朝着李家走去。

    一群大白鹅走在最前面,而时晋白看着好玩儿,也拉着陆星辰和大白鹅一起并排走。

    时初夏和陆琰跟在后面,趁着这个空档,时初夏拿胳膊肘抵了他一下,“陆先生,看不出来呀,你还挺上道的嘛,我还以为你会直接拿卡来感谢李婶他们呢。”

    毕竟,陆琰每次出门,身上很少会带现金,一张黑卡可以走遍所有。

    “这是乡下,我就算给了他们卡,他们也刷不出来,不如香烟来得方便。”

    时初夏笑眯眯地说道:“我还以为你会不喜欢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陆琰忽然顿了下脚步,转而一勾唇角,握住了她的手,“有陆太太的地方,我自然喜欢。”

    时初夏老脸一红。

    啧啧,这情话,还真是张口就来,越撩越上瘾呀!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李婶的家。

    老李去停车,而李婶则是张罗着给他们下面吃,时初夏就去帮忙,而陆琰跟着老李去把脏得一塌糊涂的车给洗了。

    搬了一大桶的水过来,老李撸起袖子,手上拿着一把大刷子,嘴里叼着刚才陆琰给他的烟。

    “小陆呀,你和初夏是今年才结婚的吧?”

    因为是时初夏的同乡人,而且对方也很热情好客,所以陆琰的态度也比以往要平和许多:“嗯,快一周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初夏是个好姑娘,小时候她过得挺苦的。”

    陆琰皱了下眉,“小时候?”

    时初夏在陆琰的面前,很少会谈她以前的事情,就算是说了,最多也只是一笔带过。

    但陆琰也是知道,她以前过得并不好,只是她生性开朗,不喜欢把负面情绪带给身边的人,所以对于以前的苦日子,她也不愿意多提。

    时初夏不愿意说,陆琰尊重她,所以也从未主动提及过。

    只是从旁人那里得知,就是另一回事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呀,初夏她妈为人不错,就是她爸,是个赌鬼,而且每次输了钱,都会喝酒,发酒疯打人,初夏她妈这日子过得苦啊。”

    显然,陆琰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,眉梢蹙得愈深,“他是打家里人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初夏她妈一星期,有三天以上都会被她爸关起来打,哪怕后来初夏她妈怀了孕,也没能逃得过,尤其是后来,初夏生出来以后,因为是个女娃子,她爸怎么看怎么不顺眼,打得就更凶了,我记得初夏十岁的时候,因为营养不良,都没有八岁的孩子高呢。”

    虽然陆琰知道时初夏的父亲时建峰不是个好人,但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混蛋。

    再开口的语气,也跟着冷了好几分:“家暴是犯法的,既然你们也都知道,为什么不报警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小村庄,穷乡僻壤的,谁会来管?除非是闹出人命了,否则,这种事情,到处都是,警察哪儿管得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大城市都不乏家暴的例子,更何况,还是他们这种小村落。

    交通极其不便利,出个村子都得费半天劲儿,谁可以跋山涉水地过来,管这种家务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