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718章 鸽子血

类别:玄幻魔法       作者:苏小凝     书名:1号傲妻:宫少,别硬来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坐享中文网]

    http://www.zuox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第718章   鸽子血

    主持人宣布宴会开始,管弦乐曲奏响,整个沈家大宅都沉浸在一片优雅和谐的气氛中。

    沈若兰挽着程耀阳的手臂走下台。

    离开公众视线的一刻,程耀阳立刻抽回了手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要去处理!”

    一句话,满满的拒绝与疏离。

    沈若兰脸色一阵青白,心中委屈。

    小声提醒了一句,“耀阳,我们还得跟来宾敬酒呢!”

    “刚刚不是都敬过了?”程耀阳显然没有太多耐性应付。

    “可那不过是泛泛的……今天来的很多都是海川的大人物,总要单独喝一杯的!”沈若兰言道。

    这也是临回来,褚冰清特意嘱咐过的。

    挽回形象,面子工程都要做足。

    程耀阳挑动眉毛,不以为然,“哪个海川的大人物比我爸这人物大?我需要跟他们一一喝酒?你说话不动动脑子的吗?”

    沈若兰被噎的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程远达如今高升,的确算是海川市最大的人物了。

    可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海川市也不等于就是程家只手遮天了,相信程耀阳出自政界家族,不可能这一点利害关系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么说,也不过就是摆脱她的话而已。

    “耀阳,那你不想喝酒,我们可以去楼上休息一下,你最近工作忙,又要应对家里的事,太辛苦了,我今天下午特意煲了汤……”

    沈若兰贤惠话语,被程耀阳一个冷漠的眼神彻底制止。

    “若兰,从一开始我就提醒过你,不要入戏太深!”

    “耀阳……”

    沈若兰眼眶倏然一红,紧咬着嘴唇才没让眼泪流下来。

    一次次的主动,一次次的满怀希望,到最后都会被程耀阳一句话一个眼神便击得粉碎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沈若兰眼底失落又阴沉。

    程耀阳竟然奔着沈安安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脚步不由自主的跟了过去,她才是新娘,才是今天的主角。

    可这时,所有的媒体却将沈安安团团围住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沈安安身子高挑,亭亭立于人群当中,一身剪裁精致的一字领礼服,将纤瘦的肩膀与完美的锁骨勾勒的极美。

    大大的拖地裙摆,幽蓝色渐变而上,星星点点的钻石点缀,犹如璀璨的夜空一般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最为显眼的,是她身上戴的那一套红宝石的首饰。

    红宝石的尊贵,优雅,与沈安安金贵的身份与高雅的气质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她站在那里,整个宴会的女人再怎么精心的打扮,怎么奢华的行头便都成了陪衬,变的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“沈安安戴的那首饰是什么品牌的,怎么没见过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见过,为了准备这身行头,我把知名珠宝品牌都滤了一遍,红宝石的限量饰品少之又少,这一套我就更没见过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不知名的牌子?沈安安不至于戴不知名的珠宝吧,这不符合身份啊!”

    “可以问问陆夫人,她对珠宝最有研究了!”

    女人参加这种宴会,除了作为贤内助来夫人社交,另外一个重要的活动就是攀比。

    每一次宴会,大家都是铆足了劲想凸显一下自己的品味以及实力。

    自然也很喜欢对别人的穿着打扮品头论足。

    “陆夫人,我们有事请教一下呢!”

    这人口中的陆夫人,正是圣国传媒总裁陆国圣的夫人周曼如,也是东夏国国宝级的民乐首席大师,她的古筝简直是民乐界的教科典范。

    四十几岁的年纪看上去就像三十出头一般样子,皮肤好的吹弹可破,光泽十足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都盛装打扮,妆容精致,可却都不愿意站在离周曼如很近的地方。

    因为,那与生俱来的艺术家的气质,是一般人无法比的。

    举手投足的艺术家气质,还有平日里的衣着品味,都堪称上流社会贵妇名媛们争相模仿的对象之一,尤其周曼如喜欢收藏珠宝,众所周知。

    所以关于沈安安身上的珠宝,问她准没错。

    周曼如听闻大家一说,出于一种对珠宝的痴迷,也不禁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红宝石的鉴定,程序复杂,不过值这么看上去,那光晕色泽,应该是成色极好的鸽子血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不禁低声惊叹。

    即便不懂宝石,也听过“鸽子血”,那绝对是极其罕见的红宝石了。

    周曼如微笑着给大家科普了一下,“平日我们看到的红宝石大多是合成的,并没有什么价值,但是天然的红宝石那就不同了,尤其是那般成色是极为珍贵的。

    这种矿物名称叫刚玉,只有由cr致色的刚玉才能称之为红宝石,而其他颜色的刚玉都属于蓝宝石,

    沈小姐项坠上的那一块是最为珍贵的星光红宝石,

    里面含有大量金红石包体,在垂直z轴的平面内,加工成弧面宝石后会显示六射星光,

    经过大师级的珠宝匠人精湛的切割,这块红宝石可见双星光,

    这样的设计和技艺,结合在一起堪称完美!”

    这完全是上了一堂剪短的鉴宝课,大家叹服之余,更多的是羡慕沈安安竟然能有如此的财力,拥有如此罕见的红宝石。

    低头再看看自己身上戴的首饰,完全不够瞧了。

    忽然有人言道,“这一次是星光红宝石,上一次七千万的婉婉之心好像也在沈安安的手上吧,陆夫人,看来沈小姐也是珠宝的收藏爱好者呢,

    这以后如果碰到好的东西,怕是要有一番争抢了呢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几个人多少脸上都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貌似是一句闲聊的话,可话里话外都带着挑事儿的意味。

    说话的人不是熟面孔,大家看着她,都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倒是周曼如微微一笑,“收藏是乐趣,而并非病态的占有欲,这位太太恐怕是对收藏爱好者有什么误解!”

    那人脸色微微一僵,哂笑道,“我不过是开个玩笑!”

    周曼如依旧优雅非常,回应道,“没关系,大家不过是探讨而已。”

    尴尬的气愤,让周曼如从容淡雅的姿态轻松化解,那人沉着脸讨了个没趣。

    强扯出一丝干笑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刚迈出两步,只觉得拖尾的裙摆仿佛被什么挂住,下意识的转身去拽。

    就在一用力的刹那,那边松了开去,女人正好用力,被惯性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女人狼狈的错了几步,才算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手臂被人一下子扶住。

    抬头正好看到对方那琥珀色的明眸。

    “这位夫人,小心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