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326章 你掐我做什么?

类别:玄幻魔法       作者:苏小凝     书名:1号傲妻:宫少,别硬来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坐享中文网]

    http://www.zuox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沈安安的声音不小,尤其还站在话筒前面,足以让参加宴会的人都听到。

    吕晶站在旁边更是变颜变色。

    这个沈安安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想上前辩解,却被程耀阳一个眼神制止。

    这个哑巴亏又吃定了,只能由着沈安安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台下的人不禁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沈安安有点儿拆台啊!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像是假的,台下那个女的我认识,是程远达身边的得力助手,八成是怕沈安安这种出身的人,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会说错话吧!”

    “原来我也是这么以为的,可最近这段时间,我倒觉得沈安安不是个简单人物!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昨天海大的事儿,我就不信是巧合,八成也跟沈安安有关,听说她跟学校的韩理事关系很好!”

    沈若兰听到这样的议论,哼笑一声,“何止关系很好啊,那简直是好的不得了呢!”

    “咦?你不是沈安安的妹妹吗?你一定知道内情!”

    沈若兰却做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,直摆手,“别看我啊,我可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不说这话还好,现在反倒让别人觉得沈安安与韩理事关系不是好,而是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沈若兰的目的达到,退出人群。

    拿起电话打给了顾婉柔,“你料定的果然没错,程耀月看到我手机上的照片一下子就炸了,估计一会儿就有好戏看了!”“程耀月本就不喜欢沈安安,再看到那张她和韩理事的床照,一定会为自己的哥哥打抱不平的,一切都放在明面上,程先生怎么还会要沈安安?那么程沈两家的生意在,联

    姻势在必行,那么最合适的人选又是谁?”顾婉柔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这些话,听的沈若兰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机会,一定要好好把握。

    那张床照,她找了信得过人PS了成了韩理事,只要放出来,一定是爆炸性新闻。

    结合这昨天海大的事,人们一定先入为主的相信,后续再去调查这张照片是否是PS已经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这方法是顾婉柔想出来的,足以打到沈安安的七寸,而自己很有可能顺理成章的成为程家的准少奶奶,简直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那日她接受了顾婉柔这个盟友,真是最对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婉柔!”

    顾婉柔暗笑沈若兰的傻,被她当了刀都不自知,竟然还在对她千恩万谢。

    这件事成与不成,都将造成不小的轰动。

    不管结果如何,沈安安都会名誉扫地。

    试问程家怎么会要一个恶名昭著的儿媳妇儿?

    “别客气,我们是朋友,我是一定会帮你的!”

    顾婉柔声音温柔如水,很难让人将这声音与蛇蝎心肠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台下,程远达一下子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质问身边的褚冰清,“你不是说耀阳都办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放心,只要人在我们手上,沈安安不敢怎么样!”褚冰清安慰道。

    坐在另外一边的沈长山则是急的跳脚。

    猛的给台上的沈安安使眼色。

    无奈,沈安安即便是看见了,也全当没看见。

    随即,又一派全然不知自己说错话的样子,问道,“耀阳,我到底应该说话还是不应该说?现在搞的我很紧张耶!”

    程耀阳一敛尴尬之色,微微笑着,“安安,不用这么小心翼翼,今天是我们重要的日子,我想你的朋友也不希望看到你现在的表现!”

    “朋友”两个字咬的很重,威胁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沈安安一笑,疑惑问道,“你不是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?”程耀阳又装糊涂。

    “呵,没什么!”沈安安唇角动了动,眼底充满探究。

    程耀阳握着沈安安的手,力道加重。

    转头,温文有礼的言道,“各位,我想安安是因为这种场合太紧张了,先让她下台休息一下,我们继续!”

    递过去一个眼色,吕晶上台。

    面上是请,其实拉住沈安安手臂的力度绝对强硬。

    沈安安也不是吃素的,一手扣住吕晶的手腕,用力按下去。

    吕晶没想到沈安安会来这么一手,手一软,竟是没有抓住。

    这边沈安安的脚不经意一抬,吕晶的身体毫无预警的向前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吕小姐,你刚刚掐我做什么?”沈安安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吕晶摔出去正好额头磕在台阶上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这种场合她又不能发作,懊恼的言道,“我没有……”“还说没有?刚刚在化妆间你就对我一通警告,怎么?这是我的订婚宴,难道我还不能随便说话了?幸好我问了耀阳,不然我还真以为是耀阳或者台下的伯父伯母下的命令

    呢,你到底是什么居心?”沈安安一声声指责。

    “我,少爷,我真的……”吕晶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沈安安咄咄逼人,“还说什么让我多喝酒,少说话,还说要给伯父伯母敬茶改口,真是搞笑了,又不是结婚就要改口了?你是为程家做主了,还是想成心让我难堪?”

    吕晶脸气的通红,却只能哑巴吃黄连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不能辩解。

    可不辩解的话,沈安安就将所有罪责都推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即便是少爷相信她,可也一定会觉得她办事不利。

    现在沈安安说出这一番话,所有计划都被打乱。

    程耀阳的脸色明显不似刚刚那般淡然,犹如暴风骤雨将至的阴沉。

    沈安安看向台下。

    对这程远达与褚冰清告状道,“伯父,伯母,这个吕晶太可恶了,你们一定不会下这种让人笑掉大牙的命令吧?”

    这话简直如一个大冰疙瘩噎住了程远达的喉咙。

    他就不应该相信这母子两个的办事能力。

    现在嘉宾,媒体众多,如何让他当场发火?

    即便相用强硬手段,都无法施展。

    沈长山则是急的直冒汗,起身走到舞台边,“安安,你先下来,我有事跟你讲!”

    沈安安则道,“爸爸,您也觉得不合规矩是不是?”

    程耀阳压住火气,走过来硬扯了一下沈安安的手臂,压着声音警告,“沈安安,你够了!”

    沈安安唇角隐约一抹坏笑隐去。忽然大叫一声,“啊——耀阳你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