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278章 欺负人

类别:玄幻魔法       作者:苏小凝     书名:1号傲妻:宫少,别硬来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坐享中文网]

    http://www.zuox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顾婉柔低着头,整个人显得有些颓然。

    沈若兰却从刚刚的怀疑,到现在变成了同情。

    都是受过沈安安算计的人,那么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更何况,她与顾婉柔本来就没有什么利益交集,谈不上敌人。

    顾婉柔抬起头来,脸色不太好。

    不甘言道,“可是我是真的当她是朋友的!”

    沈若兰拍了拍她的手,“哎,傻姑娘,受了沈安安的算计还不自知呢。”

    “若兰,谢谢你跟我说了这么多,心里的很多疑惑也都解开了。”

    顾婉柔语气顿了顿,最后鼓起勇气的言道,“若兰,我实话跟你说吧,其实我根本不是来见朋友,而是我知道你在这里!”

    沈若兰疑惑的问道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是安安在电话里跟我说的,说她看到了你发给程先生的信息,约在这里,还笑你痴心妄想,然后说她故意回了信息答应下来,让你在这儿傻等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沈若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顾婉柔便越发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“我开始也不相信沈安安有这么多心眼儿,现在仔细想起来,你记得沈安安订婚前一晚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?”沈若兰怎么可能忘记。

    就是那天,她被沈安安那贱人甩了两个巴掌,被一家人教训。

    “当时安安就说她当初就是故意的,就为了让你得罪岳家,然后让全家人都怪你,这样她在沈家的地位就会更高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她个沈安安啊,原来一切都是她做的!”沈若兰猛的一拍桌子。

    顾婉柔心有余悸,“这么说来,真的是我想的太简单了,前几天我生日会上,明明看到沈安安和岳子川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沈若兰顺势便将事情穿在了一起,“哼,原来沈安安早就跟岳子川串通在一起,从那天就给我下了绊子,现在还装的冰清玉洁,将程师兄都蒙骗了,太不是东西了!”

    顾婉柔又与沈若兰同仇敌忾了一阵,才离开。

    一切与她预想的一样。

    她用程耀阳的手机回复了沈若兰,就是为了现在见面。

    本来就不待见沈安安的她,现在恐怕更恨了。

    愤怒是需要积攒到一定程度再爆发的,沈若兰一定会有所行动。

    顾婉柔阴沉的眼神,重新赋予了光彩。

    沈安安,你断我的事业,我也不会让你好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安安几乎一下子就认出了那沉木香的清冽气息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,你?”

    上方,男人磁性的声音渲染这笑容,“小乖,你要谋杀亲夫啊!”

    沈安安惊的张大了嘴巴,唇瓣轻颤。

    一把将被子掀开。

    借着月光,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跃然于眼前。

    化身为狼般的眼神,深邃,炙热。

    俯身下来,气息靠近。

    “吓到了?唔……”

    沈安安回神,迅速的抬手,捂住男人的嘴巴。

    她的房间里有窃听器,刚刚想着不打草惊蛇,并没有关闭。

    可千想万想也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就冲破重重安保关卡,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她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男人的温热的唇,贴着她的掌心。

    两个人靠近而浓重的呼吸,暖暖的打在她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沈安安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。

    那小眼神,严厉的很。

    宫泽宸眉目原本的凌厉也柔和了几分,静静的看着她,任凭她吩咐。

    沈安安脸上发烫,好在光线暗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另一边手肘半撑着身子,想要坐直。

    宫泽宸好似没有自觉性的压在她身上,没有起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没办法说话,只能用眼睛瞪他。

    掌心下,男人的唇动了动。

    完全可以感受到,他嘴唇上扬的弧度。

    沈安安靠近一些,用口型说,“你起来!”

    宫泽宸拉下她的手,俯身贴在她的耳畔。

    声音低而轻,气息犹如羽毛扫过她的耳尖儿。

    “乖乖的,别出声!”

    沈安安咬着牙,不敢出声,可又被这男人压的透不过气。

    狠狠的一巴掌,打在男人的肩膀。

    看着身下张牙舞爪的猫咪,忽然眸色幽暗,一股暗潮涌动。

    沈安安一双大大的眼睛,警告的看着男人,长长的睫毛轻颤着,菱唇嘟起。

    宫泽宸呼吸一滞。

    吻,倏然落下。

    沈安安惊讶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个无赖不但不躲开,竟然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偏偏现在她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手摸索着,她记得手机就在床头,不管怎么样,先关掉窃听系统,不然她连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手腕上一紧,完全被桎梏。

    “找什么?”

    宫泽宸轻松开她的唇,声线里带着不一样的喘息,嘴唇清扫。

    沈安安警告的瞪他,哑着嗓子言道,“当然是手机!会有人听到!”

    如果这监听设备就是沈长山放的,很有可能听到异常,就会直接冲进来,那她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乖……怕别人听到,就不要说话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香园。

    白月梅带着耳机,听这里面的沙沙声。

    “山哥,好像有声音!”白月梅像发现了新大陆。

    沈长山靠在床头看书,一听说有声音,也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?安安在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不是打电话,可是听着声音不对劲儿!”白月梅怀疑的言道。

    耳机递给沈长山。

    沙沙声继续,好像隐约是听到有人说话,可又不像。

    “你这窃听器从哪儿搞来的?到底有没有用?”听了半天没听出什么的沈长山不禁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白月梅言道,“是哥哥帮我找的,再说,昨天你不是试过了嘛,如果安安在房间里说话,会很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不着,没什么声音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,我明明听见的!”白月梅泄气,不禁后悔道,“早知道就应该装摄像头,这样直接能看见一目了然。”

    沈长山则摇头,“还是谨慎点儿的好,摄像头的位置太明显!”

    白月梅悻悻然放下耳机,“也不知道过几天的订婚宴能不能成!”沈长山则笃定言道,“不成也得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