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265章 报仇不需要想象

类别:玄幻魔法       作者:苏小凝     书名:1号傲妻:宫少,别硬来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坐享中文网]

    http://www.zuox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你们慢慢聊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宫泽宸唇角勾起愉悦的弧度,抬了抬手,江河会意的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伤口包扎好,宫泽宸抬起手臂活动了几下,觉得不妨碍什么,才放下了衣袖。

    “药物确定了吗?”宫泽宸问道。

    秦牧之眼圈底下两块青色,显然是一夜未眠。点头道,“确定了,‘幽灵’就是五年前,海大生物实验室丢失的RL3镇定剂,现在被列为禁药范围,跟钾二苯硒结合,会形成一种比HLY,BD更品极高的毒品,且成本低廉,钾二苯硒是新发现的一个可以治疗

    心脑血管疾病的特效元素,目前还在临床阶段,并未推向市场量产化!

    我给大东的药,是与钾二苯硒非常相似的钾二化钠,点在试纸上的效果看不出差别,但是几个小时后,两个的颜色呈现不同,一个蓝色,而一个是紫色,钾二化钠是一款洗液,与RL3不会产生毒性。”

    宫泽宸眉宇间越发凝重。

    “这种毒品成本低,利润巨大,一旦量产,为害无穷,但利益之下,铤而走险的大有人在!”

    秦牧之眉目严肃,没有半分松懈。“不止如此,据我初步的分析研究,‘幽灵’本身药效不高,但却罕有很多活性成分,通俗点儿讲就是很容易作为一个载体,与不同的药物结合,产生不同效果,如果这功效被放大,被犯罪分子利用,后果不

    堪设想!”

    宫泽宸揉了揉眉心,这才是他担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消失五年的“幽灵”再一次出现,这本身就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先盯好廖三,他现在是唯一的突破口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沈安安从宁水郡出来,直奔了后海。

    到了陆南辛的小店,推进一看,沈安安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这一幕与第一次来这里看到的陆南巡何其相似。

    陆南辛四仰八叉的躺在骨灰级玩家配备的电竞椅上,睡的那叫一个忘我。

    沈安安一双水眸透着几分邪气,坐在对面,翘起二郎腿。

    看这大姐没有睡醒的意思,是在是忍不住,脚尖儿蹬了蹬椅子扶手。

    声音响亮的喊了一声,“卓警司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只见椅子上本来还在睡的香甜的陆南辛一个激灵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睡眼惺忪,却努力的在让自己清醒。

    东张西望找了半天,根本没有卓枫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靠!耍我是不是?”陆南辛等着眼前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沈安安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她不过试探一下,竟然有这么神奇的效果,这越发让她好奇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心里没鬼,能被我耍到?”

    这话没毛病!

    陆南辛哪里肯承认?

    脸上挂不住,直接变成恼羞成怒的威胁,“我这人一向坦坦荡荡,哪里会有什么鬼?不像某人一脸荡漾,心里才有鬼吧?”

    沈安安睨过来一眼,不爽道,“你见过有顶着两个熊猫眼荡漾的?”

    昨晚后半夜才睡,早晨又起来给宫泽宸那家伙做早餐,根本没睡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显然,陆南辛看到的不是。

    好心眼儿的指了指沈安安的脖子,瞄过来的眼神带着坏笑。

    沈安安眨巴了一下眼睛,狐疑的去照镜子。

    才发现脖子上一个个青痕,深浅不一。

    安安姑娘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宫泽宸这个王八蛋!

    亏的昨晚她同情心泛滥,才没把他从房间赶出去,他竟然趁她睡着了欺负她。

    啊啊啊——

    真是恼火!

    身后,陆南辛笑的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沈安安黑着脸走过来,“好吧,扯平!”

    陆南辛举起大拇指,点头赞同,“上道!”

    心中确实吁的松口气,暗道着,安安啊,你可别问我,不然我非得告诉你不可。

    可这么丢脸的事,怎么说得出口啊!

    在沈安安气恼的想吼的同时,陆南辛又何尝不是懊恼的想吼?

    一人退一步,开始说正事。

    陆南辛将门关上,打开了电脑。

    墙壁上的屏幕一一点亮。

    神秘一笑,“来,给你看样好东西!”

    屏幕上一个大大的暖黄色的圈儿,周围四角都是黑的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玩意儿?看太阳啊?”沈安安纳闷的盯着屏幕看了半天,也没看出所以然。

    陆南辛甩过来一眼,“这么急性子呢,你等一会儿听啊!”

    悉悉率率的脚步声,紧接着就是开门声。

    啪嗒,房间落了锁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是一个女人甜腻腻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耀阳哥哥,你喝酒了?”

    “耀阳哥哥,我好想你!”

    喘息,娇呼,还有肌肤碰撞的声音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陆南辛抱着一大袋子薯片,吃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“耀阳哥哥可以啊,这得有半个小时了吧?”调侃的言道。

    沈安安挑眉,不屑言道,“半个小时就算可以了?”

    “东方男人,能坚持半小时的就已经不容易了,从持久力上来说,真的是输在起跑线上!”

    沈安安:“……你觉得这个时候讨论这个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纯学术探讨嘛!”陆南辛嘻嘻的笑着,动了动键盘,把声音开大了点儿。

    沈安安无语的瞥过去一眼,也拿起来一包零食嘎吱嘎吱的嚼着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还有心情吃?里面是你未婚夫,跟别的女人在上床!你这种反应让我很惶恐啊!”陆南辛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沈安安冷笑的盯着屏幕。

    她也以为自己听到这些,会心如刀绞,会想提起刀去杀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可,没有。

    心中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好似终于等到了这一刻,这一对狗男女的把柄终于落在了手上,无比畅快!

    “我应该有什么反应?”沈安安笑了,问道。

    陆南辛吧嗒吧嗒嘴里咸而香脆的薯片,言道,“应该比我恨卓易更激烈吧,恨不得将钟佳敏那张到处勾人的脸给撕碎了,酱紫!”

    “仇恨,不需要想象,要让它成为现实!”

    沈安安的声音平静,却透着彻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看着猩红着双眼的沈安安,陆南辛没有害怕,却莫名的心疼。

    她只是说程耀阳劈腿了自己的好闺蜜。

    陆南辛却隐隐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。远不是她与卓易,与钟佳敏那样的矛盾,可她不忍心去问,因为那无疑是在沈安安的伤口上撒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