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28章 你真贱

类别:都市言情       作者:夏至     书名:初婚有刺夏至
    我早上起床,桑旗已经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在房间里没看到他,懒洋洋地起床刷牙洗脸,然后走到窗边拉开窗帘,居然看到他在小区里跑步。

    这是富人区,每栋房子的间隙很大,一整个小区房子也就十几栋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穿着橘色的运动服,像一只行走的橙子。

    我趴在窗台上看他,心中充满了纠结。

    他昨晚让我考虑的事情,我真的有在认真考虑。

    他说要跟我结婚,一起养孩子,这真是一个诱人的建议。

    他拥有最好的条件,而他又是孩子的爸。

    本来我对是否要打掉孩子犹豫不决,所以他的建议真的很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他是桑旗。

    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他。

    我喜欢这种有决断性的,而且很霸气的男人。

    跟他在一起,走的每一步他都会帮你安排好。

    我虽然不是小女人,但是偶尔也不想动脑子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忽然听到桑旗的声音从我的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在看什么?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已经跑完步回来了?

    我转身,他正脱掉身上的短袖衫,露出健美的上半身。

    我回避眼神:干嘛?

    洗澡。他将他脱下来的衣服丢给我:帮我搭配衣服,我今天要去会展中心开商务会议,你知道我该穿什么衣服。

    我为什么要帮你搭配衣服,我又不是你秘书。

    他走进了洗手间,回头跟我挤挤眼睛:你是我未婚妻,你不做谁做?

    我记得我还没答应你。

    他关上了门,随即响起了水声。

    我走到衣帽间去找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一整排的衬衫,一柜子的西装,还有很多条领带。

    幸好我没有选择综合证,不然的话我会死在挑这些衣服上面。

    我给他搭好了衣服领带放在床上,放好了之后,我看着那些衣服发愣。

    我为什么要听他的?

    我重新将那些衣服扔进衣帽间,然后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我在楼下餐厅吃早餐,桑旗也走进来。

    他穿的就是我帮他搭的,我没放回去,只是胡乱扔到衣帽间的架子上,他拿来就穿了。

    今天做什么?他一边喝牛奶一边问我。

    看电视,发傻。

    那不是很无趣?

    桑总给我找一点有趣的事情做?

    你不是要做我的秘书?现在给你部长的职位做。

    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?我仰面对他笑着:想二十四个小时都看到我?我可不想,白天见你晚上回来还要见你,我会吐。

    他也不顾小莎就在边上,越过桌子两根手指就捏住了我的下巴:还没有女人嫌见我见得多的,她们想见我都要预约。

    那是她们没得到过,如果像我这样哭着喊着要娶我,也就没这么稀奇了。我拍掉他的手:这就是贱,她们要见你,你不给她们见,我不想见你,你却缠着我。

    是啊。他干脆走到我面前来,捧住了我的脸:我就是贱,你觉得怎样?

    他离的我一近,我就心慌。

    我咬着牙:你要迟到了。

    道别吻。他指指自己的唇。

    滚。我丢给他一个字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捏着我的下巴,吻了上来。

    小莎和欢姐就站在餐桌边近距离参观。

    我有点窘,我不想在她们的面前把自己树立成金丝雀的形象。

    但是,他已经吻上来了,很缠绵的一个吻,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推开他。

    小莎和欢姐面面相觑,和我对视一眼之后立刻跑出了餐厅。

    脸又红了。他笑着指指我的脸:你爱脸红的毛病和你一贯的形象不太搭啊!

    你爱调戏女人的毛病和你平时装出来的傲娇的样子也不太搭。

    他说什么,我都能顶回去。

    但是,我的心还是慌乱的,但愿我装的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桑旗去上班了,他没再提让我做他秘书的事。

    以前,那是想搞清楚他到底是不是我孩子的父亲才想接近他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有了答案,我乐得每天看电视吃零食当废人。

    我坐在客厅看电视,欢姐问我中午吃什么,我说川味火锅,你会做吗?

    她直点头:我就是川渝人咧!

    难怪她的川菜做的那么正宗。

    有钱人真好,在家里就能吃到各种菜系。

    当火锅的麻辣香味弥漫在客厅里的时候,我的手机在沙发上响了。

    拿起来一看,是我妈打来的。

    想起来也有好久没给她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接通了放在耳边:妈。

    小至。我妈的声音仍然高八度,震得我耳朵疼:你在外面跑新闻哪!

    啊。我没把我被辞退的事情跟我妈说,不然她又得担心。

    小至,你中午回来吃饭么?

    嗯?我没听懂:回哪?

    你中午不回家吃饭啊!你婆婆做了一大桌子菜呢!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我彻底蒙圈:你现在在哪?

    在你家啊!何聪大早上就来接我们,说你想我们了。

    我从沙发上直起身来,何聪?他去到邻城接了我妈他们过来?

    还有谁一起来了?

    我和你爸,你弟弟妹妹都在上课哪,没来,何聪说等你们办婚礼的时候再让他们请假。

    办他的大头鬼。

    这个贱人,一定是见我不帮他,便把我爸妈给搬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站起来往楼上走,看来中午这火锅是吃不成了。

    我得回去,不然何聪和他妈保不齐会跟我爸妈乱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挂了电话上楼换衣服,然后匆匆忙忙下楼。

    欢姐急忙迎上来:夏小姐,这是去哪,马上就要吃午饭了。

    你和小莎俩人吃,我中午有点事。

    我走出房子,穿过偌大的小区才在门口打了车,开往何聪的家。

    何聪在路口迎着我,还殷勤地帮我付钱。

    我挡开他伸过来要扶我的手:刚好今天我爸妈来了,我跟他们说清楚我们俩的事情,当着双方父母的面把话讲清楚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,特别忧愁:小至,你又使小性子了。

    我忍住我抽他的冲动:何聪,我现在就跟你说清楚,你贱也要贱的有型格。福利 "hongcha866" 微鑫公众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